去年下半年以来,在经济增长动力削弱、市场主体预期恶化的背景下,持续数年的企业应收账款增速降低趋势发生逆转,全国企业应收账款增长提速,逾半省级政区增幅超过全国总体增幅,广东、江苏、浙江等名列前茅的经济大省增幅较高,青海、安徽、广西等省份增幅超过或接近20%,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应收账款增幅连续第三年超过大企业应收账款增幅,有的企业去年约4成营业收入都化为应收账款而一时难以回收。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出现新的、局部的、集中于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的三角债罗网,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有可能从这里打开突破口,值得我们给予足够重视。

分地区看,北京、上海应收账款同比增幅虽然较低,但广东、江苏、浙江等名列前茅的主要经济大省应收账款同比增幅较高,对国家宏观经济全局稳定性潜在风险较大。而且31个省市自治区中有16个省级政区应收账款同比增幅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接近半数;非主要经济大省中青海、安徽、广西应收账款同比增幅明显太高,需防止其成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突破口。

关注企业应收账款增长明显提速的潜在风险

1990年代,三角债曾经严重束缚我国经济发展,危及我国宏观经济稳定全局;去年以来,特别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在经济增长动力削弱、市场主体预期恶化的背景下,持续数年的企业应收账款增速降低趋势发生逆转,全国企业应收账款增长提速,逾半省级政区增幅超过全国总体增幅,广东、江苏、浙江等名列前茅的经济大省增幅较高,青海、安徽、广西等省份增幅超过或接近20%,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应收账款增幅连续第三年超过大企业应收账款增幅,有的企业去年约4成营业收入都化为应收账款而一时难以回收。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出现新的、局部的、集中于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的三角债罗网,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有可能从这里打开突破口,值得我们给予足够重视。
一、2018年以来企业应收账款增长提速

从2006、2007年以来,企业应收账款增速总体上趋向下行。根据《中国统计年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要指标”一表中应收账款数据计算,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增速2007年为22.08%,2010年为19.54%,2012—2017年增速分别为19.21%、15.90%、10.30%、9.13%、8.19%、6.94%,[1]明显逐年降低。按照历年《中国经济景气月报》中“工业企业主要经济指标”一表的数据,从2013年至2017年,1—12月全部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同比增幅分别为14.0%、10.0%、7.9%、9.6%、8.5%,总体上同样趋于下降。

然而,2018年以来,全部工业企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