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导读
在融资租赁行业,就出租人、承租人之间开展的融资租赁业务,由出租人按照融资本金的一定比例收取手续费/服务费/咨询费(实务中,根据各家融资租赁公司合同文本的制定要求、会计收入确认要求、财务开票要求,就融资租赁业务收取的“手续费”,一般表述为手续费、服务费、咨询费、咨询服务费等。为便于表述,如无特殊说明的,本文将就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相应费用表述为“手续费”,咨询服务合同项下的相应费用表述为“咨询费”。)的操作方式较为普遍。但是,如果出租人的融资租赁相关合同关于手续费的约定存在缺陷的,或出租人就手续费的收取采用“与融资本金抵扣”方式完成的,则可能在诉讼、仲裁阶段面临手续费金额在计息本金或租金中被扣减的风险。此外,鉴于大部分为出租人提供审计服务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就出租人在融资租赁前期一次性确认手续费收入的做法可能采取保留意见;目前国内税法规定融资租赁售后回租业务相关的手续费只能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导致承租人无法享受进项抵扣,因此实务中,不少出租人与承租人通过另行签署与《融资租赁合同》不挂钩的《咨询服务合同》的方式,实现确认收入的目的。但实践中,上述单独签署的《咨询服务合同》也可能在诉讼、仲裁阶段引发争议,承租人会对此提出明确的属于格式条款、金额过高等抗辩理由。

本文将结合团队代理的首例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一审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分析融资租赁手续费的相关法律问题,并从手续费相关合同条款的设计、合同安排角度,对出租人作出提示。

二、案例分享
2014年,某出租人与某承租人签署了《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以下简称“主合同”),主合同约定承租人应向出租人支付相当于融资本金7.5%的服务费3000余万元,并约定无论主合同是否得到履行,承租人已经支付的服务费均不予以退还。

2016年,承租人在主合同项下发生逾期,本团队代理出租人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主张主合同加速到期、承租人支付未付租金等。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承租人提出主合同关于服务费的条款是格式条款,加重了承租人的责任,应将服务费从租金中予以扣除。此外,承租人亦认为就本案诉讼当时的行业情况而言,出租人就该笔融资租赁业务收取的服务费金额偏高。

经过团队在诉讼过程中的举证、论证,法院最终接受了收取服务费属于融资租赁行业惯例的观点,也确认了本案主合同关于服务费的约定为出租人、承租人充分协商拟定,不属于格式条款。
三、律师评述
本案中,出租人在主合同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