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宓(君信租赁副董事长):我们是2013年在上海自贸区成立的第一家融资租赁公司。做资产证券化是在行业内算是比较早的,2016年我们做ABS发行规模的原始权益人,当时排全国20名。2017年市场交易商协会ABN,我们发行规模是在前十家融资租赁公司,2018年12月我们做过三单ABS、两单ABN,将近50亿规模,现在我们资产大概在200亿左右,但是这些给我带来的乐趣,虽然说几十亿几十亿的规模,但是给我带来的乐趣是远不如我刚刚进入这个行业当时从业的那种乐趣,因为我刚刚在做租赁的时候是在2002年当时是在一家信托公司在做融资租赁业务,当时是做的中国最早的医疗设备的融资租赁的资产证券化,从一开始我们做医疗设备的融资租赁业务开始,我们当年的年尾就开始在探讨,我们考虑我们资金的来源问题,因为我们当年的信托公司跟现在的信托公司不太一样,刚刚经历过东南亚金融危机,那时候资金规模相对来讲比较单一,我们做了很多探索,比如说银行贷款,因为同业间的银行贷款可以,我们不能拿所有医疗设备去做融资租赁,所以当时2012年12月我们就成功发行了中国第一个医疗设备的融资租赁资产证券化,只不过当时我因为是在信托公司,所以申请人是被写入信托公司年鉴,很可惜没有进入到中国租赁行业的年鉴里面。

在那个过程中为什么说很快乐,因为我们干的活非常多,所以非常快乐,我们当时干了券商的活,因为是我们自主发行,因为当时没有交易所没有ABN这个市场,我们是自主发行,我们自主发行过程中找北京晚报打了广告,才发行了几百万的规模。但是我们那个时候做事也是非常认真的,当时的资产证券化我觉得虽然法律环境没有那么好,但是我们努力做到真正资产证券化,就是第一我们拿信托工具先做资产隔离,第二我们认真分析租赁资产收益,把它分门别类,做了核磁、做了B超,又做了二次分类,比如三甲医院、二甲医院,可是我们做了之后发现没有人买,又做了个融资租赁的信托基金,两家之间还做了交易,虽然当时有点擦边球,但是没有办法,所以就做基金的活。所以整个下来所有东西都做了以后,我感觉到当时资产证券化真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做了几百万的活,可能跟现在几十亿几百亿的活差不多。所以很可惜在那之后中间有几年的断档,资产证券化的过程在中间是断档的时间。但是很高兴,这几年,尤其是从2014年开始,中国真正的资产证券化时代就来临了。

什么叫做真正的资产证券化呢?我理解第一首先要脱媒,不能搞间接融资作为一个媒介在里面,我不能说最后所有的资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