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文化产业发展迅速,一批文化企业得以快速成长,但由于文化企业尤其是中小文化企业大都“轻资产、重创意、规模小”,核心资源主要是无形资产,难以通过传统融资方式获得支持,普遍面临融资窘境。近年来,无形资产融资租赁业务模式被广为探讨。

一、知识产权作为融资租赁标的物的合规性分析

(一)在法律法规层面,知识产权融资租赁的合规性尚不明确

1.立法实践

无论是《合同法》融资租赁专章,还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下称“《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均未明确知识产权是否可以作为融资租赁的标的物。

2.相关行业监管

原银监会2014年颁布的《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第4条规定:融资租赁物范围是固定资产,但银监会另有规定的除外。目前,银监会尚未出台无形资产作为租赁物的例外规定。商务部2013年颁布的《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第10条规定:融资租赁企业开展融资租赁业务应当以权属清晰、真实存在且能够产生收益权的租赁物为载体。实务界有认为知识产权不满足该等要求。另外,商务部2005年颁布的《外商投资租赁业管理办法》(目前已失效)第6条规定:租赁财产包括:(1)生产设备、通信设备、医疗设备、科研设备、检验检测设备、工程机械设备、办公设备等各类动产;(2)飞机、汽车、船舶等各类交通工具;(3)本条(1)、(2)项所述动产和交通工具附带的软件、技术等无形资产,但附带的无形资产价值不得超过租赁财产价值的二分之一。从该等规定来看,纯知识产权无法作为融资租赁标的物。

(二)从司法实践角度,对知识产权融资租赁的定性存在不确定性

1.部分支持的实践

在华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重庆杜克高压密封件有限公司、重庆科技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杜长春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一审法院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案号:(2016)渝0112民初611号)认为:“商务部《外商投资租赁管理办法(2015修正)》规定:外国公司、企业和其他经济组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以中外合资、中外合作以及外商独资的形式设立从事融资租赁业务的外商投资企业,开展经营活动的租赁财产包括生产设备等动产和交通工具附带的软件、技术等无形资产,但附带的无形资产价值不得超过租赁财产价值的二分之一。而本案中作为融资租赁的无形资产“行走机械自摩复合式车桥轮毂油封总成”发明专利系作为租赁的机器设备的附带专利,与租赁的机器设备存在紧密关系,且发明专利的作价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