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发〔2019〕23号)中,对金融租赁公司提出的工作要点之一为“违规以公益性资产、在建工程、未取得所有权或所有权存在瑕疵的财产作为租赁物”。部分地方监管机构的要求则更加严格,明确要求金融租赁公司严格租赁物准入标准,严禁以公益性资产、在建工程作为租赁物开展业务。但均未对公益性资产和在建工程两者作进一步说明,因此本文从租赁物的性质和作用出发分别对两者进行进一步探讨和分析。

一、关于金融租赁公司的租赁物

  《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适用于融资租赁交易的租赁物为固定资产,银监会另有规定的除外。”由此看出《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仅是将租赁物限定为固定资产。然而固定资产仅是一个会计学概念,不是一个法律定义,《物权法》中仅将物分为动产和不动产,而未提及固定资产。从会计角度来看,根据《会计准则第4号――固定资产》第三条的规定,“固定资产,是指同时具有下列特征的有形资产:(一)为生产商品、提供劳务、出租或经营管理而持有的;(二)使用寿命超过一个会计年度。”因此,将固定资产设定为有形物,排除了无形资产,并且规定了固定资产的用途并不是销售,而是劳动工具或生产手段,因此,凡符合上述条件的固定资产只要权属清晰、没有瑕疵、法律不予禁止或限制均可作为租赁物,与监管机构认定原则相一致。但是,根据《固定资产分类与代码》(GB/T14885-1994),固定资产的范围相对广泛,因此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去分析租赁物的性质等条件。

  租赁物作为融资租赁业务中的核心载体,具有两层作用:一是构建融资租赁法律关系。融资租赁是以融物的方式进行融资,没有合格的租赁物,就不能建立融资租赁法律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结合标的物的性质、价值、租金的构成以及当事人的合同权利和义务,对是否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作出认定。对名为融资租赁合同,但实际不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人民法院应按照其实际构成的法律关系处理。”而是否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应综合租赁物的性质、价值、权属等因素进行判断。二是风险缓释作用。租赁物的价值可以保障租金债权回收,起到风险缓释作用。当项目出险时,租赁公司可以收回租赁物变现以抵偿承租人未偿租金。

二、公益性资产作为租赁物的问题分析

  (一)概念界定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