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R形成机制改革公布有一段时间了,央行也召集大家传达了主要思想,但小伙伴们还是一头雾水,相互奔走相问:LPR对金租到底有什么影响?今后租赁产品如何定价?

我们先来看下LPR利率改革的几个意思:

一是今后新发放的贷款主要参考LPR定价,并在浮动利率贷款合同中采用LPR作为定价基准;

二是LPR与货币政策利率MLF挂钩;

三是新老划断,存量合同按原来执行,新的合同按调整后的定价。

我们再来了解一下改革的背景:

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6次降准,共释放基础货币约3.4万亿元,若考虑货币乘数,接近20万亿元的资金量。但据统计2017年末的银行一般贷款平均利率为5.8%,到2019年2季度末为5.94%,不降反升。而市场化利率R007从3.7%降为2.73%,降幅约100bp。我们租赁同业的小伙伴对此一定有感受。说明货币政策传导存在阻滞。

经济景气度差:7、8月份PMI连续在枯荣线以下,7月份PPI由正转负,社融、信贷、M2均下降,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投、社会消费、失业率等均不及预期。

整体负债较高:由于很未获取政府、企业、居民加总的债务数据,我们仅以人民币贷款余额来体现当前实体债务为147万亿元,已高达GDP总量的约3倍。

在此背景下,此次改革的目标是降低实体融资成本,手段是冀用价格工具,进而影响投资者、消费者、金融机构的行为来扭转经济的颓势,同时让广义流动性充裕(此处不是狭义流动性,而是“宽货币”),避免债务系统性地违约发生金融危机。

可见LPR使命重大,也是我国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重要一环,虽然算不上“临门一脚”,也算接近“球门”了。目前,我们资金市场上七大利率体系,仅剩下存款利率还有管制利率作为参考,至于各利率体系之间的传导机制及效率问题,是另一个话题,暂且不论。

上面我们也论及原来数量型的货币工具或者说是基础货币的直接增加到利率下降目标存在传导不畅的弊端,当局希望通过直接改变利率从而影响市场主体的行为改变经济状况,但当前的关键是利率能不能降下来的问题。

 那么LPR新的形成机制对金融租赁有什么影响呢?
资产端:我们从资产端看各个主体的反应:

定价源头的商业银行:从源头上说,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就是为了消除金融抑制。最初设置存贷款基准利率,是为了“集中力量办大事”,除了变相再分配信贷资源以承担财政职能的货币政策的作用外,还有维持利差以维护银行收益,防止其进行非理性价格战而导致系统性风险。所以贷款管制利率的存在以及其本身的“钝性”,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商业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