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以来,国内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爆雷概率在增大。市场上但凡有好一点的资产,各家租赁公司都一拥而上,竞争激烈;同时,虽然银行的资金已较去年充裕,但在成本报价上很难让步,且对投放项目极为挑剔。租赁公司在资产端和资金端受到了双重的挤压。2019年已近3季度,笔者所接触的大部分租赁公司都未能完成年初的既定目标。

本文旨在指出国有商租在发展方向和实操过程中容易面临的部分问题,并对行业发展提出笔者的一点建议,权作抛砖引玉。

本文所讨论的融资租赁公司为国有商租(以下简称“商租”),具体特征为:1)实控股东为地方国资系或财政系为主;2)资产规模大多在10亿-200亿之间,项目投放资金主要来源于当地银行,其次是金融租赁公司(以下简称“金租”);3)以政府类平台业务为主。

另外,以外资租赁名义注册,但实际外资股东仍然是地方国资系或财政系的关联公司的“假”外商投资的租赁公司,也属于本文“商租”的讨论范畴之内。

一,商租的多样化经营
现阶段商租的客户以地方政府类平台为主,极端的90%的业务均是类平台的情况也存在。但2019年商租做类平台项目比往年需要更加谨慎。不光是经济放缓,屡屡爆出平台的违约事件,国家对政府平台融资的进一步收紧,整顿金融乱象而禁止金租对商租的转租赁,严禁对政府平台融资等措施,都挤压了商租在此类业务上的发展空间。

因此,商租有必要开展多样化经营,开拓多种盈利渠道。
由于“租赁”的属性,融资租赁公司面对的客户群体主要为重资产类主体(或相对重资产类),除去政府类平台外,还包括如下行业:

1)能源,环保,矿产;

2)轨道,运输,港口,粮储;

3)飞机,船舶;

4)文化,旅游,电台,会展中心;

5)民营公共事业公司;

6)以盾构机为代表的高端制造行业;

7)医院,教育(包括民营培训机构);

8)以旗下其它资产或者建筑构筑物为租赁物的大型房地产公司;

9)有一定技术优势和市场优势的中小企业;

10)以汽车金融,医药供应链保理为代表的供应链金融。

所有租赁公司均按照各自的资源禀赋,产业背景和风控能力来选择涉足的行业。不同的行业并没有优劣之分,只有盈利的侧重点不同。飞机、船舶、盾构机重在需要有相关的产业背景和处置渠道;电力考虑的要点是装机容量,国家补贴以及长期资金匹配底层现金流;汽车金融需要多开拓经销商的渠道和系统管理;

参考目前界内头部租赁公司的情况,一家租赁公司能够保持持续发展的能力,无外乎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
1)股东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