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8年12月

地点:B高院

人物:X金租

线索:系争租赁物(大数据中心、前店后库、交易大棚、门房、配电室、消防建筑、绿化、地面硬化、围墙、地面硬化)
案号:(2018)J民终276号

第一幕 缘起

系争租赁物是否构成“融物”。

《融资租赁合同》附件一《租赁物清单》载明的租赁物为某交易市场公司位于某农产品交易市场内的系争租赁物、气调冷库、气调冷库设备系统、变压器配电系统、电动门、地磅等时载明了数量、评估价值、出厂时间、经济使用年限、存放地点等。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标的物属某交易市场公司的固定资产,真实存在,亦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禁止融资租赁的标的物,故双方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体现了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本质特征“融资”又“融物”,并非仅存在资金空转,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

第二幕 升级

关键证据出场。

二审期间,一审被告提供评估公司《X项目资产评估预评报告》载明,房屋建筑物(包括价值为4200余万元的系争租赁物),机器设备(包括其他租赁物)评估价值、地磅27万余元。

X金租认为该证据的提交已经超过举证期限,不属于二审新的证据,且不同意其中对房屋建筑物范围的划分;同时该证据也印证了,冷库、钢结构不是房屋建筑物,可以作为动产抵押。
第三幕 落槌

二审法院出场。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五条规定:房屋等建筑物、构筑物所有权、建设用地使用权等不动产权利,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办理登记。本案中,《融资租赁合同》中的租赁物清单所载租赁物在名称、面积、数量、价值上均与《X项目资产评估预评报告》载明内容一致。而在《X项目资产评估预评报告》中,将系争租赁物列为房屋建筑物范围。

结合前述关于不动产范围的相关规定,本院认可《X项目资产评估预评报告》中对房屋建筑物的确定范围。而本案中:

一是,X金租并未取得相关不动产的权利证明,权利并非发生转让。

二是,虽然部分租赁物为机器设备等动产,但不动产价值占据近主要份额,且签约双方是将不动产与动产作为租赁物整体进行转让,二者密不可分。

三是,X金租未能进一步提交证据证明其按照《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在受让租赁物过程中从某交易市场公司取得了包括所有权凭证原件、租赁物买卖合同、销售发票原件、租赁物保险凭证原件等能够证明某交易市场公司拥有租赁物完整所有权的必要文件,说明交易双方未有实际转让租赁物所有权的意愿。

综上,X金租与某交易市场公司等仅有融资,没有租赁,实为企业借贷合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