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7日上午10点,站在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人民医院楼下,上海青投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投租赁”)法务人员王晓(化名)的心里开始犯愁。

2017年3月,祁县人民医院与青投租赁签下一笔为期五年的融资租赁合同。没想到的是,从2018年上半年起,合同租金的支付陆续发生违约。

面对王晓前来催款,祁县人民医院财务科办公室的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医院并非资金的使用方,是县里统一安排调动用了,医院只是做配合工作。”

这也是王晓意料当中的回答。比王晓来祁县更勤的,是公司项目经理李山(化名)。李山每次都带一名公司的法务人员过来祁县催款。

两个小时后,李山也从外地来到了祁县人民医院。了解情况后,虽然合同规定祁县人民医院是承租人和延期还款方,他并未上楼找医院了解情况,而是直奔项目的还款保证人祁县远大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远大投资公司”)。最近两年,李山从上海到祁县来出差催融资租赁延期款已经不下10次了,现在催款的环节、地址、相关负责人办公室等他已经轻车熟路。

关于原因,李山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一语道破,“这笔融资租赁款实际是由祁县政府领导统一协调下,借祁县人民医院之名做主体融资、远大投资公司配合做担保的一种租赁融资方式,实际融资后资金的使用方并非祁县人民医院,也不是远大投资公司。”

记者前往祁县调查后发现,经远大投资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祁县人民医院通过超过20家融资租赁机构融资,最后资金均流向了山西省祁县房地产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祁县房地产开发总公司”)。

与此同时,记者发现由地方政府统一协调,借医院、学校等主体融资并不是个例,而是融资租赁行业的普遍现象。近两年,贵州松桃县医院、贵州松桃县民族中学等地被曝融资租赁延期均是类似的情况。

那么,为何地方政府频频假借医院名义通过融资租赁机构融资?各地医院融资租赁违约背后又暗藏着租赁行业哪些“潜规则”呢?

多次延期
对于屡次来祁县催款,李山显得无可奈何。因为,这笔项目分期太多了。

据王晓给记者提供的合同内容显示,祁县人民医院于2017年3月16日起租,第一期租金于2017年6月16日进行支付,以后每三个月还款一次,租赁期自2017年3月16日到2022年3月16日,还款期限为20期。“本期应于9月16日付款,截至10月17日仍然未付款。”王晓向记者补充称。

李山表示,之所以会分这么多期,是因为这种方式对于承租人而言还款压力较小,一般都是承租人主动要求。

此次延期并非祁县人民医院首次发生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