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我有一个不良嗜好,那一定是酷爱武侠小说。小时候读过很多金庸、梁羽生、古龙等巨匠的大作。为了武侠小说往往废寝忘食、不思学业,所以“毁了”智商和一生美好前程。

著名武侠小说家古龙先生的代表作《七种武器》分为六个故事,描述了七种武器,个个玄妙,而又有内涵:长生剑代表了心态好,一笑泯万难;孔雀翎代表了信心;碧玉刀代表了诚信;多情环代表了仇恨;霸王枪代表勇气;离别钩代表了兄弟亲情;而第七种武器拳头,则是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了!

做了律师之后,面对那些可恶之辈,我常常想,如果我能飞檐走壁、能杀人于无影无形,又何必依靠法律手段。直接自力救济,申张正义,做一个飘摇的游侠好了。

无奈,我没有那种活在云雾里的本事,现如今也不是小说里的社会,法治文明越来越进步,在运用法律知识的同时思想里意淫一下侠客快意恩仇、狂放不羁,也许是一种病吧!

所以“解除融资租赁合同的七种特殊武器”乃是“融资租赁合同的七种特别法定解除”。希望通过一起学习此文,我们都能练成法律神功,应用起来如臂使指 ,呵呵!

合同的解除包括法定解除和约定解除。法定解除一般是指法律直接规定解除合同的条件,当条件具备时,解除权人可以直接行使解除权,从而将合同解除。约定解除通常是当事人双方在合同中约定解除条件或在合同履行中达成解除的条款,当约定的解除条件成就时,享有约定解除权的一方可主张解除合同。

法定解除的条件一般是客观的,以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为核心要素;约定解除往往是以双方的法律行为为条件,当一方当事人的行为触发约定条件时合同解除,约定解除的核心要素取决于双方当事人协商,核心要素随意志转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了约定解除,第九十四条规定了法定解除。如果将九十四条界定为一般法定解除;则特别法定解除是指在第九十四条之外或合同法之外另行赋予合同当事人解除合同之权利。

融资租赁合同有三个特点:融资融物的双重功能;一般有三方当事人;两层法律关系。三方当事人是指的出租人、承租人、出卖人;两层法律关系是指出租人与出卖人的买卖法律关系、出租人与承租人的租赁法律关系;也有人认为还有第三层法律关系,融资法律关系,融资法律关系隐藏于前两个法律关系之下。

基于融资租赁合同的复杂性,司法解释对融资租赁合同的解除作出了特殊的规定,以利于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

我们先看一个融资租赁合同解除的案例:

A公司(船务公司)和B公司(造船公司)于2011年1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