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告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oan Prime Rate,简称“LPR”)形成机制,要求各银行在新发放的贷款中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进行定价。LPR一时间成为热词,但它并非新概念。
早在2013年我国便创设了LPR,当时被称为“贷款基础利率”,是中央银行指导商业银行制定贷款利率定价的指导利率,彼时的LPR采取盯紧“贷款基准利率”的模式,并没有真正实现利率定价的市场化。

对比新旧LPR,两者有几点不同之处。

第一,所锚定的标的利率不同。旧LPR以存款基准利率为基础进行定价;新LPR定价则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为MLF)加点形成。

第二,报价行数量不同。旧LPR的报价行仅有10家,均为全国性银行;新LPR报价行增至18家,在原来10家银行的基础上增加了城商行、农商行、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样本银行更具代表性。

第三,报价周期发生变化。旧LPR采取每日报价;新LPR变为每月报价,报价频率降低,增强了报价行对报价质量的重视。

第四,利率品种增加。旧LPR仅有1年期报价利率;新LPR增加了5年期报价利率,有助于住房抵押贷款的定价锚定。

LPR定价机制改革是我国全面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关键一步,推动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以往的贷款利率与贷款基准利率挂钩,而我国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为保证宏观经济的稳定,贷款基准利率将保持相对稳定。因此,这种模式下的贷款利率难以与信贷市场的真实需求相匹配。而在新的LPR定价基础上,LPR与MLF锚定,贷款利率在LPR的基础上加点确定。那么,央行能够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对实体经济进行预调、微调,提高货币政策与实体经济的联动效率,从而有效调整贷款市场利率。

毫无疑问,LPR定价机制改革对降低我国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大有裨益。截至2019年11月,1年期LPR为4.15%,较改革实施前降低16BP,低于目前基准利率20BP;5年期LPR为4.80%,较改革实施前降低10BP。目前央行对银行机构新增贷款LPR应用情况实行“358”考核,力促改革能够平稳推进。尽管当前对融资租赁行业新增投放并没有采用LPR定价的要求,但融资租赁公司应及早谋划以顺应LPR改革大势。综合来看,LPR改革将会对融资租赁公司的资产端、负债端、内控管理等方面产生影响。

就资产端而言,LPR改革打通了货币市场与实体市场之间的资金流动壁垒。当前,决策层对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的实质性操作力度不断加强,LPR改革是贯彻普惠金融武器库中的重要一员。结合央行多次定向降准以及对存款准备金率采取“三档两优”的改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