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和生效

去年12月份武汉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由于正好赶上春运,疫情迅速蔓延至全国。为了避免疫情的再度扩大,国务院及各地政府纷纷出台了春节假期延长以及企业延期复工的政策。虽然复工在即,但是由于疫情还在发展,还是应该尽量避免人与人之间的密切接触,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对我们融资租赁业务的开展产生影响。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无法开展现场尽调,无法当面签署合同。现场尽调是租赁公司开展融资租赁业务的必经环节,因此对于无法开展现场尽调的那些项目,从合规性以及风险控制的角度出发,建议暂缓进行。当然有的租赁公司开展的一些C端的业务,比如有的租赁公司与大搜车、瓜子二手车等开展的线上下单、线上签约的车辆租赁业务可能不需要现场尽调,这些业务仍然可以继续进行,但是大多数的融资租赁业务可能是需要暂缓的。如果在疫情发生之前,项目经理已经完成了项目的现场尽调,租赁公司可以按照公司的内部规定继续项目的审批以及签约。

但是出于人身健康和安全考虑,建议尽量不要面签。如果无法面签,租赁公司要如何保证合同的成立和生效,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探讨的问题。

第一个,我们来看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与生效,合同作为民事法律行为的一种,符合民事法律行为对于成立与生效的区分,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与生效具有非常大的实践意义。

 首先从法律性质上来看,法律行为的成立只涉及当事人个人的意思问题,成立与否完全看当事人是否完成了相应的意思表示,与国家意志无关。而法律行为的成立与否,则取决于当事人的意思是否符合法定的标准。法律行为的生效制度集中体现了国家以管理者和统治者的身份,对当事人已成立的法律行为,包括合同,所进行的法律评价。简单来说,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是一种事实判断,而民事法律行为的生效则是一种法律评价。

第二个实践意义是从逻辑体系上来看,只有区分法律行为的成立与生效,才能进一步去区分法律行为的不成立、可撤销以及无效。如果法律行为根本就没有成立,那么也就不存在效力的判断问题。如果法律行为已经成立,但是不符合或者是不完全符合法定的生效要件,才可能会出现无效、可撤销或者是效力待定的评价与判断的问题。

第三个,从法律后果上来看,一般来说法律行为的生效与否,时间均会溯及至合同成立之时,已成立并生效的法律行为自成立时生效,而无效的法律行为是自始无效的。这里需要注意有一个例外情况,就是附生效条件或者是附期限的合同的问题,以及还有一些特殊领域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