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商业保理实务的快速发展与商业保理法律理论的缓慢适应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审判活动(不包括商事仲裁)中的同案不同判更是严重。

律师提示本文所讨论的应收账款瑕疵瑕疵主要是指循环贸易(基础贸易合同中约定供应方持续供应商品或劳务,受让方不定期的结算,结算金额并不与结算时供应额相对应)中应收账款转让、基础贸易合同项下非全部应收账款转让(部分转让),即保理商受让的应收账款无法与基础贸易合同一一对应的非特定化应收账款的情况下,保理商受让非特定应收账款后,不会影响保理合同本身的合法有效,发生债权让与行为无效、债权不能移转等情形时,让与人应向保理商承担违约责任。

本文不惴浅陋,分析如下:

一、法院审判审判中认为保理商受让非特定化的应收账款不构成商业保理。

1、没有明确基础债权债务关系的标的物、履行期限等基本要素,导致该应收账款债权具有不特定性,不符合债权转让的要件。

天津中新力合国际保理有限公司与杭州沃特机电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5)滨民初字第1882号]认为:“保理合同是指债权人与保理商之间签订的,约定将现在或将来的、基于债权人与债务人订立的销售商品、提供服务、出租资产等基础合同所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保理商,由保理商向债权人提供融资、销售分户账管理、应收账款催收、资信调查与评估、信用风险控制及坏账担保等至少一项服务的合同,其中应收账款债权的转让是保理合同成立的基本条件之一。本案中,尽管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合同名称为《国内保理业务合同》,但从作为标的物的应收账款角度分析,双方仅约定“被告杭州沃特公司销售产生的合格应收账款转让,该应收账款为付款人浙江吉利汽车零部件采购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324000元”,并没有明确该基础债权债务关系的标的物、履行期限等基本要素,导致该应收账款债权具有不特定性,不符合债权转让的要件;同时,分析该合同的权利义务内容,原告天津中新力合公司融资给被告杭州沃特公司,自2013年9月24日至2014年3月24日,融资费率为1%/月,保理费用共计3300元,被告杭州沃特公司实际上依照固定的融资期限而不是依照应收账款的履行期限偿还本息,融资期限与基础债权债务关系的履行期限不具有关联性。因此,结合作为标的物的应收账款的特征及基本权利义务内容,双方的法律关系虽然名为保理,但实际不构成保理法律关系,应当按照借贷法律关系处理。”

2、商业保理合同未列明未来应收账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