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很多企业虽然已经复工,但还是需要避免密切接触,这对业务的开展将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融资租赁企业的新增业务中,往往需要担保人面签,那么当前还不适宜见面的情况下,如何确保融资租赁业务中担保保证人提供的保证有效呢?

1、尽职调查不能“偷工减料”

首先,出于对新增项目风险控制的角度,尽职调查不可缺少。对于新增业务,租赁公司需要对承租人、保证人等进行尽职调查。现场尽调是融资租赁公司开展融资租赁业务的必经环节,因此对于无法确保安全的现场尽调的项目,从合规性以及风险控制的角度出发,建议暂缓进行。对于已完成现场尽调的项目,租赁公司可按内部规定进行项目审批及签约,但仍需评估疫情是否对企业资信状况、偿债能力产生的影响。

其次,对项目所涉主体进行尽职调查过程中,确定担保人提供的担保为关联担保还是非关联担保。

根据我国财政部颁布的《企业会计准则-关联方关系及其交易的披露》,在企业财务和经营决策中,如果一方有能力直接控制或者间接控制、共同控制另一方或者对另一方施加了重大影响,则被视为关联方。如果两方或者多方同受一方控制,也应该被视作关联方。所以,关联担保就是特指发生于有关联的或间接关联企业之间的担保。

由于《公司法》第16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以下简称《会议纪要》)第17条,将公司对外提供担保区分为关联担保与非关联担保,认定债权人是否构成“善意”的条件将存在一定的区别,因此在尽职调查中,应对相关主体之间的关系进行明确。

2、担保行为不在代表权限内,需对担保事项出具有效决议

根据《公司法》第16条规定,以及《会议纪要》第17、18条规定,为防止法定代表人随意代表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给公司造成损失,损害中小股东利益,将担保行为排除在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权范围外,而必须以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等公司机关的决议作为授权的基础和来源。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担保。担保合同效力根据债权人是否善意分别认定合同效力。同时,根据公司对外提供担保的是关联担保和非关联担保进行区分“善意”的审查标准。

第一,关于公司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关联担保。在此情形下,债权人主张担保合同有效,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订立合同时对股东(大)会决议进行了审查,决议的表决程序符合《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即在排除被担保股东表决权的情况下,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