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即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交易合同的修改迫在眉睫。
结合《民法典》增改情况(以“法信”统计为依据),笔者试图对融资租赁业务相关主合同、从合同、委托合同等条款修订提出建议。
鉴于《民法典》担保部分司法解释尚未公布,本文部分建议可能失之肤浅。
毫无疑问,推出本文,意在抛砖引玉。

01抵押合同约定:未经出租人同意,抵押人不得转让抵押财产或设置居住权。上述内容一并登记于抵押材料备注或说明中。违反本款约定的,出租人有权采取以下任一措施:(1)要求支付xx违约金;(2)宣布融资租赁合同提前到期或采取合同约定的其他救济措施。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租赁合同设置交叉违约条款或做相应约定。

02租赁合同约定:承租人违约的,出租人有权直接就租赁物向人民法院申请实现担保物权。

03注意审核主合同交易对手决议。一般主从合同均会约定“合同生效前,提供相应决议”。该504条可能带来的变化是:主合同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可能导致主合同不发生效力(而非无效),进而导致担保合同不生效(担保合同无效时的过错责任无法主张)。

04合同首部约定:“争议解决条款”是指xx。

配套将“不构成融资租赁关系后本金认定、收益率、租赁物等安排”写入合同条款,并作为“争议解决条款”。

确保在合同性质发生变化,但合同效力未被否定之际,能够有明确的权利义务安排。

05租赁合同约定“放款条件”:承租人申请付款时,X年其LPR较合同订立时增加不超过xxbp(适用于固定利率合同)。

06受让融资租赁资产时,在受让人、转让人对承租人的“通知”中明确:截至转让日,承租人与转让人之间无可以抵销的债务或服务费、手续费等各类可能减损租赁债权的争议。并要求承租人在“回函”中确认。

07(1)共同承租合同首部“定义”中明确:共同承租人系债务加入方。

(2)放款条件中明确:放款前,承租人按照章程关于担保的规定提供相应决议/提供符合承租人要求的决议。

(3)从合规的角度看,租赁物价款接收方应与租赁物所有权人保持一致。

08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租赁合同项下分笔放款或承租人与出租人存在其他租赁业务和债权债务的,承租人所支付款项不足以清偿到期全部债务的,出租人有权选择优先清偿任一债务。

最高额担保/担保合同或补足函中如可能涉及多笔投放的,做相应约定。

09融资租赁等合同约定:甲方依据法律规定或本合同约定解除合同的,可在知道解除事由发生之日起三年内行使(与诉讼时效统一起来)。

10对于母猪、奶牛、果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