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元旦,“希望”与“大礼包”结伴而来。如果说意外和不凡是2020的注脚,那么,负重前行和自我革新则是2021年法律人的常态。在新年第一个工作日来临之前,从担保制度司法解释出发,平复心情,老夫聊发少年狂,格机重启……

打开担保司法解释,以“融资租赁”为关键词搜索,可以发现相关条文6项(1、6、56、57、65、67)计11处。本文将结合这6个条文,并综合担保制度的其他部分规定展开探讨,抛砖引玉。

“泪蛋蛋掉在酒杯杯里”——这首歌的意境,好应景。

一、统一适用规则,回应重大争议,实践影响仍待观察

非典型担保的归路

自《民法典》等将担保区分为典型担保和非典型担保以来,如何将融资租赁、保理等非典型担保纳入担保体系,融合到担保法律框架,一直是争论不断又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话题。担保制度司法解释,尤其与征求意见稿相比,比较好的完成了这一历史任务。主要表现在:

一是,确立了相对清晰的整体原则。司法解释第一条规定“因抵押、质押、留置、保证等担保发生的纠纷,适用本解释。所有权保留买卖、融资租赁、保理等涉及担保功能发生的纠纷,适用本解释的有关规定。”融资租赁等,适用担保司法解释的前提是“涉及担保功能发生的纠纷”,主要包括担保物权的设立、变更、效力(优先权和善意规则、实现方式)、终止等方面。至此,关于非典型担保是否适用主从合同规则等问题也得到澄清。
 同时,从立法技术上看,该表述较征求意见稿“因所有权保留、融资租赁、保理等其他具有担保功能的合同发生的纠纷,适用本解释,但是根据其性质不能适用的除外”更为清晰。生效版表述采用“正面清单”方式,要求适用“有关规定”。是否“有关”需要法官说理和判断,较“适用为原则,不适用为例外”,需要法官在具体个案中判断“其性质不适用”的排除法相对更为明了,对法官自由裁量权形成一定限制,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同案不同判概率。
二是,细化了担保物权语境下的统一规则。包括:(1)对抗生产活动买受人。需要注意的是,从第五十六条规定来看,如果以固定资产(主要是是生产设备)做租赁,当然获得对抗效;如果以存货等作为作为租赁物的,不仅存在合规问题,而且还可能导致无法行使物权追及效力等问题。
第五十六条  买受人在出卖人正常经营活动中通过支付合理对价取得已被设立担保物权的动产,担保物权人请求就该动产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购买商品的数量明显超过一般买受人;(二)购买出卖人的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