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典》,首次于第十六章专设保理合同编,保理合同正式成为法律意义上的“有名合同”。1月4日上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首次适用《民法典》相关条款,审结远东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上海海寓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海寓公司)、上海景闳远寓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之间约3000万元标的的保理合同纠纷,并当庭作出一审判决。

上海浦东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系保理合同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规定,应当适用《民法典》关于保理合同的规定。保理合同系具有担保功能的合同,原告作为自贸区内的融资租赁公司,在经营范围内开展相关的商业保理业务,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依法具有保理业务经营资质。

问题的提出

融资租赁公司是否可兼营商业保理业务,一直为融资租赁行业、商业保理行业特别关注。其中是否有法律风险,往往成为融资租赁公司高层常关心,公司法务必然面对的问题。2021开年第一案,是否表明从某种程度上司法对融资租赁行业兼营商业保理业务尚持支持态度?融资租赁公司兼营商业保理业务的合规性应当如何把握?本文尝试对此做出探讨和思考,并展望未来业务的合规形式。

一、 回顾2020年司法判例,其中涉及融资租赁公司兼营商业保理业务的认定:

(一) 认定为与主营业务有关的商业保理业务

案例一

判决名称:广东粤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厦门思齐贸易有限公司、福建海西中科建设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裁判法院: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判决日期:二〇二〇年四月九日

判决要旨:本案中,原告与被告思齐公司的争议焦点在于《有追索权国内保理合同》及保理关系是否真实。首先,《有追索权国内保理合同》、《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回执》及其他交易文件上均加盖了被告思齐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签名,原告亦进一步提供了现场签约照片,足以证明上述书证的真实性。被告思齐公司主张其法定代表人误认为所签署的是前一次保理业务的补充材料,但其法定代表人作为一名企业经营者,理应具有丰富的商业经验的和比常人更强的风险防范意识,不可能在签署前不仔细阅读合同文本。同时,前后两份《有追索权国内保理合同》除合同编号、保理融资金额等存在区别外,所涉应收账款对应的基础交易合同也完全不一致,常理上也难以混淆。由此可见,被告思齐公司的上述意见不足采信。其次,关于被告思齐公司提出应收账款债权真实性的质疑。其一、该公司认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