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言:
一笔法律上生效的融资租赁业务,担保方为A股上市公司,但未经股东大会同意,这笔担保是否有效?《保证合同》在公证处做了强制执行公正,担保又是否有效?承租人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双方有大量的互保,这个担保协议又是否有效呢?本期案例解析为您详细解读。

一、1亿元的售后回租

2017年6月,X嘉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租公司”)与四川升达林产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达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广元升达林业产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元升达”)签署了《融资租赁合同(回租)》,具体方案如下:

1、承租人:升达集团、广元升达联合承租人

2、租赁物购买价款:人民币【壹亿】元整

3、租赁期限共18个月

4、租赁物详见《租赁物清单》(本文未附)

5、租赁利率采用固定利率,为9%每年

6、租金每季支付一次,共分6次支付,期末后付。

7、本金于租赁期满一年时支付2000万元,剩余8000万元本金到期一次性支付。

8、担保:四川升达林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259.SH)(以下简称“升达股份”)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以及两个自然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017年7月嘉租公司与升达股份签订了《保证合同》后,嘉租公司于2017年7月分两笔共向升达集团支付融资租赁项目款1亿元。升达集团向嘉租公司支付了3期租金(每次225万元)后就违约了。
2018年11月,嘉租公司向升达集团、广元升达发送《关于宣布融资租赁合同提前到期的函》。宣布《融资租赁合同》提前到期。并要求5日内一次性偿还全部本息。

2018年12月,经嘉租公司申请,升达集团、广元升达等为被执行人,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出具了执行证书,审查认定《融资租赁合同(回租)》及相关附件、广元升达的《抵押合同》、《保证合同》,均经该处公证并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升达股份未参加公正)。

嘉租公司拿着公证书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于2020年2月做出执行裁定书,表明轮候冻结的股票等资产都被其他诉讼案件执行处置了,升达集团、广元升达没有资产可供执行处置,也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因此执行终结。

二、北京第三中级法院的逻辑

虽然从升达集团执行不到财产,但是嘉租公司并不是很担心,毕竟还有作为保证人的上市公司兜底呢。为了保全资产,嘉租公司也是下了血本,一方面以风险代理10万元+回款1.5%的代价请了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同时,花了21万多元向太平洋财险申请了一张1亿多元的财产保全担保。查封了升达股份名下两处天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