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0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海航集团有限公司等主体破产重整,这是一件在租赁圈乃至整个金融圈的大事件,笔者在2017年就参与过海航项目的处理,对于这么一家庞大的企业最终走到了破产重整的道路也是感觉十分惊讶。笔者曾经提到过租赁不良资产处置进入了新阶段过去我们委托律师去法院起诉打个官司就能回款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租赁公司面对的不良项目很多是债委会、集中管辖甚至是破产重整,所以笔者拟与大家分享以下自身参与处理的破产项目的实战经验,其中不足之处请各位专家多多指点。
一、破产项目的债权确认
租赁公司参与破产项目第一个问题就是债权申报,如果有法院出具的判决或者调解书的话,破产管理人一般也会依据生效的法律文书对于债权予以认可,争议不大。但很多时候租赁公司在申报债权的时候尚未取得确认债权的司法文书,这个时候就会对于债权的金额产生争议,具体争议如下:

1.融资租赁法律关系因租赁物的权属等瑕疵产生争议;
2.融资租赁的罚息存在争议,比如罚息的计算标准;
3.融资租赁实现债权的费用,律师费甚至案件受理费、保全保险费等存在争议。
4.融资租赁债权与物权的竞合问题,比如租赁公司按照全部未付租金申报了债权该债权得到管理人确认,但管理人可能视为租赁公司放弃了租赁物权或者租赁物的价值是否应当从租赁债权中抵扣以及抵扣的金额。
二、破产项目的租赁物问题

问题一:租赁物重复融资、抵押

租赁公司在做项目的时候,租赁物的审核不严格,会出现的权利瑕疵,就会在破产过程中得到非常明显的彰显。为什么呢?很多租赁案件在审判过程中,只要提供发票、采购合同、或者中登网登记,如果对方不提出异议,法官一般也会认定融资租赁法律关系。但是一旦到了破产的时候,针对同一主体的租赁案件都归集到同一家破产法院,破产企业就那么点设备,不同债权人就会依据不同的合同或法律规定对于设备主张权属。实践中的情形如下:

1.同一个设备不同租赁公司以不同的名称进行了租赁登记。
2.租赁公司对于某个设备进行了登记,但是在破产的时候突然冒出另一个债权人主张对于整条生产线享有权利,然后租赁公司的设备属于生产线的一部分。
3.各家租赁公司对于租赁物登记的不清楚,租赁物无法特定化。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破产项目啊,破产的企业是一家生产电缆的企业,破产之后我们准备向管理人主张租赁设备权属时,发现在承租人2013年与我们进行融资租赁交易之前,分别在2011年将部分设备抵押给了一家金融租赁公司,在2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