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随着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简称《九民纪要》),以及我国《民法典》的问世,国家层面正通过立法、司法和政府监管等方式集中解决金融业务领域实际遇到的许多问题,引导和规范金融创新。同时,随着我国正快步走向“以科技为导向,驱动生产力创新、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的战略性发展道路。以著作权、专利和商标为主的知识产权在企业和社会的生产要素中越来越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而知识产权能否作为租赁物进入融资租赁业务中,一直是业界集中讨论的问题。本文尝试从法律法规与政策监管、实践性与可行性等角度分析这一问题。

01、知识产权立法现状及其属性

知识产权是指人们就其智力劳动成果所依法享有的专有权利,通常是国家赋予创造者对其智力成果在一定时期内享有的专有权或独占权。从本质上说知识产权是一种无形财产权,它的客体是智力成果或是知识产品,是一种无形财产或者一种没有形体的精神财富,是创造性的智力劳动所创造的劳动成果。通过一系列转换与运用,知识产权就能够作用于各项如工业生产、教育、科技研发等等产业与事业,并体现出一定的经济价值。

在我国现行法律框架下,没有统一的“知识产权法”对其进行规制。但根据知识产权不同的表现形式分别由对应的《著作权法》、《专利法》、《商标法》以及相关法规、部门规制以及一系列司法解释对知识产权进行规制和保护。而在我国法学教育体系中,知识产权法也是法学本科专业核心课程之一,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在我国会计、财务制度上,《企业会计准则第6号--无形资产》第3条:无形资产,是指企业拥有或者控制的没有实物形态的可辨认非货币性资产。根据《财税[2016]36号文》注释部分的有关规定:知识产权属于无形资产,不属于固定资产。

02、民法典对融资租赁合同的立法规定

我国《民法典》将“融资租赁合同”作为一类法定有名合同在其《合同编》第十五章专门予以规定。《民法典》第735条:“融资租赁合同是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物的选择,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提供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由此不难看出,融资租赁核心在于:如何有效地将“物”进行价值转换,是依附于传统租赁上的金融交易,以融物的方式实现融资的功能,融物与融资合为一体。《民法典》第735条未对租赁物的种类和属性进行限制,也未对知识产权作为租赁物进行限定;该条款是从法律权利义务关系的层面对融资租赁法律关系作出原则性的概况,并未涉及到租赁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