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商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2015年12月24日)规定,“保理业务是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债权为前提,集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坏账担保及融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按不同种类的保理人可分为银行类保理和商业保理两类[1]。与前者相比,商业保理起步较晚,因此在实践操作中仍然存在许多不成熟的地方,近年来也是金融纠纷、犯罪的高发区。对此,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曲维玺等学者认为,“虽然商业保理行业近五年来呈现出井喷式发展态势,但由于行业尚处在发展初期……部分企业风控能力不足,出现了较大风险;再者少数企业也存在经营不规范和创新过度问题,有的企业偏离了保理本质。”[2]

上述背景下,基础债务造假所引发的贸易欺诈风险尤为突出,动辄便给保理人造成上亿元损失。据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业委员会等对截至2018年7月全国500多例保理司法判决的调研,超过25.8%的案件出现了虚假基础债务的情形。[3]

一直以来,保理人为了避免上述欺诈风险,在对基础债务材料进行文件审核之外,通常也会采取实地核查的方式对基础债务的真实性进行进一步的核实。那么,保理人前往债务人处核查的必要性在哪里?有时保理人已进行实地核查了,为什么还是会被骗?其中通常有哪些骗术?又该怎样避开这些“坑”?本文便结合真实案例及实务经验,对上述问题稍作回应。

非同儿戏

实地核查为什么那么重要?

实地核查是指保理人通过实地走访债务人业务、财务等部门及面签债权转让通知确认函等方式,对基础交易的真实性进行核实,同时一并履行债权转让的通知义务。那么,实地核查的作用体现在哪里?让我们从两则真实案例说起:

案例1:
A公司(债权人)将其对B公司(债务人)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核查债务真实性时,保理人前往B公司处进行了实地走访,并自“B公司业务负责人”处取得了盖有B公司印章的《签收确认函》,除此之外未进行其他核查、走访或取证工作。融资到期后,保理人因未收到B公司账款,起诉要求其付款。但在诉讼中,通过鉴定才发现该应收账款系A公司虚构,《签收确认函》上B公司的签章也属伪造,更重要的是由于保理人未对实地走访给予足够重视,使走访流于形式,因此无法举证证明已向B公司送达及面签过该文件,不能证明B公司确认并承诺还款,最终导致其诉讼请求未受法院支持。
案例2:
保理人自C公司(债权人)处受让对D公司(债务人)的应收账款后,两次至D公司所在厂区,由“D公司财务人员”在会议室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