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问题的提出
实践中存在一类诉诸理论的分歧,源自于用语的问题。关于融资租赁保证金的分歧就是如此。

于体系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八十五条规定的保证金担保,是在第四章第(一)节动产质押体系项下的,即《担保法解释》将保证金担保解释为质押担保的一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第四百二十九条,质权自出质人交付质押财产时设立。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制度司法解释》)第七十条代替《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八十五条的规范功能,以非典型担保的角度对保证金质权的设立要件和法律效果进行细化。

于实务中,为了避免产生歧义,可将保证金有做狭义与广义的区分。

货币是一般等价物,系特定的种类物,一般认为其所有权随占有转移。狭义的保证金是严格的法律概念,系为了担保债务履行而设立的金钱质权所指向的客体。保证金质权的设立需以特定化为前提,按照《担保制度司法解释》第七十五条的规定,特定化以将保证金(货币)存入债权人实际控制的保证金账户为要件,正因为如此,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作为具备账户管理资质的金融机构,在其经营的信贷业务与融资融券业务中常使用保证金质押作为增信措施。因保证金质押常具备有力的增信效果,部分商业银行甚至将提供全额保证金质押的信贷业务称为“低(信用)风险业务”。

广义的保证金,指包括保证金质押在内,所有被命名为保证金的客观范畴,广义的保证金并非严格的法律概念。《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2014年第3号银监会令)第二十六条规定“经银监会批准,金融租赁公司可以经营下列部分或全部本外币业务:……(四)接受承租人的租赁保证金;”这里的保证金概念显然不同于狭义的保证金,因金融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无账户管理资质,开立和实际控制保证金账户、设立保证金质押,对于金融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来说较之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的难度更大、成本更高,故在融资租赁业务中使用的保证金概念,大多并非指保证金质押的客体,而应属广义的保证金范畴,宜按合同约定给予法律评价。

那么,狭义的保证金与广义的保证金在法律效果上有何区别,广义的保证金构成何种法律关系,出租人如何在合同约定保证金条款,可以取得更有利于出租人的法律评价,是本文要讨论的问题。

二、效果的比较
狭义的保证金是质押法律关系的客体,质押是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