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言

话说商业保理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一厢,明明有真实的应收账款,硬是被商业保理公司做成了民间借贷;那一处,借款人虚构应收账款,开出假发票,保理公司却做成了真保理,法院判决保理合同有效,并且,要求虚构应收账款的债务人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真相究竟如何?且听小编慢慢道来

8月6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2021)津03民终4185号民事判决书,对于硕信(天津)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硕信保理)与天津市裕川干粉砂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川干粉公司)及天津市裕川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川置业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做出终审判决。

01、高息的保理融资业务
时间倒回到2015年11月10日,硕信保理与裕川干粉公司签订了一份《国内保理业务合同(有追索权公开型)》。基础商务合同为裕川干粉公司签署的,正在执行的5份合同,合同金额1050万元,实际发生额为618.5万元。

保理业务合同约定,融资金额500万元,融资费用90万元,融资费率为21.6%。收购款发放日为2015年11月13日,款项入裕川干粉公司账户。2015年11月10日为应收账款债权转让日。

还款方式为:前九期还款20万元/月,第十期还清剩余本金320万元,时间为自2015年12月13日起至2016年8月13日止。裕川干粉公司承担应收账款回购责任。

2015年11月13日,裕川干粉公司向硕信保理出具《情况说明》,委托裕川置业公司收取保理融资款。同日,硕信保理通过银行转账形式向裕川置业公司分两次共转账支付370.9万元,转账用途均备注为“借款”

2017年8月14日及2017年12月14日,硕信保理分两次向裕川干粉公司、裕川置业公司及保证人发送《还款通知书》,载明:上述《国内保理业务合同》的保理期间已经届满,裕川干粉公司尚拖欠保理融资款160万元、逾期支付违约金121.9万元。裕川干粉公司、裕川置业公司及保证人在上述《还款通知书》回执中予以确认。

02、保理的形与实

时间来到了2020年 8月,硕信保理在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称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诉请判令裕川干粉公司支付硕信保理融资款160万元、逾期违约金213.48万元。

首先,一审法院认为:“保理合同成立应以特定、明确的应收账款为前提。”

硕信保理与裕川干粉公司虽然签订了《国内保理业务合同(有追索权公开型)》,但五份基础交易合同并未明确约定实际发生量、结算价格、结算总价款及价款支付时间等基本要素信息,硕信保理虽然提交14份天津增值税普通发票予以佐证,但依然不能充分证实上述基本要素信息,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