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8日颁布的《民法典》,第三编第十六章专章规定“保理合同”,其中,第七百六十一条规定,应收账款债权人可以将现有的或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同时,在行业交流、座谈中,未来应收账款叙作保理的风险控制成为热点话题之一。在广泛搜集资料的基础上,结合交流中专家观点,研究院就未来应收账款保理业务的注意事项进行整理归纳,以供参考。

2014年4月发布的《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三条规定,未来应收账款是指合同项下卖方义务未履行完毕的预期应收账款。团体标准《商业保理术语》提出,应收账款是指应收账款权利人因提供商品、服务或者出租、出借、许可使用资产等而获得的要求应收账款义务人付款的权利以及依法享有的其他付款请求权。按照受让时应收账款是否产生,分为现有应收账款和将有应收账款。因此,关于未来应收账款的普遍界定为,卖方义务是否履行完毕。

结合团体标准《商业保理业务规则》、课题成果《商业保理业务风险管理操作指引》等文献,叙作保理业务的应收账款应满足真实性、合法有效性、可转让性、权利完整性等要求,该标准同样适用未来应收账款。未来应收账款真实性、合法有效性、可转让性、权利完整性的判断标准:

(1)真实性。未来应收账款真实性的判断标准一般包括:①买卖双方已经签订了基础合同,通过印章、笔迹的比对等,判断基础合同的真实性。②基础合同的双方主体、合同标的、债权金额已经确定,并且产品(服务)种类、价格、数量、付款条件、付款期限等重要条款约定符合行业、地区或买卖双方之间一贯的交易习惯。③审查买卖双方的历史交易,从历史合同、发票、发货清单、送货清单、验收单等,佐证未来应收账款的真实性、合理性。④其他事项,如审查卖方为履约而产生的采购单、验收单等的履行凭证,以便对未来应收账款的真实性、卖方的履约能力进行进一步核查。

(2)合法有效性。未来应收账款的合法有效性审查与现有应收账款类似,主要包含:①审查买卖双方是否具有民商事主体资格,能否独立承担民事责任。②审查买卖双方是否具有相应的生产经营资质。③确定所售商品或提供的服务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且不存在侵犯其他第三人合法权益的情形。④审查是否存在其他可能导致合同无效、效力待定或可变更可撤销等效力瑕疵的情况。

(3)可转让性。对未来应收账款可转让性的调查方法和内容一般包括:①审查合同文本是否存在禁止应收账款转让的条款。各公司可结合法律法规与各自风控制度进行综合判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