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理合同由无名合同升格至《民法典》第三编(合同编)中的有名合同,但相关规定言简意赅,尚需结合立法背景和其他法律规定,对民法典的保理合同规则进行探析。

本文结合《民法典》出台前后关于保理合同的几个争议较大的问题进行规则探讨,涉及保理合同定义的历史由来,保理合同纠纷的诉讼管辖处理原则,应收帐款转让通知的效力、主体,应收帐款多重转让的顺序问题。在规则溯源和综合学界争议的基础上,为规则的进一步明确和准确适用提供思路和建议。

01、保理合同的定义

保理业务衍生于国际贸易,近年来国内贸易广泛运用。国际保理法律依据主要有三个规范性文件,即国际统一司法协会制定的《国际保理公约》、国际保理商联合会制定的《国际保理通则》和联合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制定的《国际贸易应收账款转让公约》。

在我国,《民法典》出台前保理合同一直是无名合同,对保理业务进行规范的规范性文件主要为2014年4月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以及中国银行协会2010年4月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保理业务规范》。

暂行办法第六条规定:“本办法所称保理业务是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集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坏账担保及融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债权人将其应收账款转让给商业银行,由商业银行向其提供下列服务中至少一项的,即为保理业务:应收账款催收、应收账款管理、坏账担保、保理融资。以应收账款为质押的贷款,不属于保理业务范围。”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一条将保理合同定义为“应收账款债权人将现有的或者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保理人提供资金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

该定义从内容上看与银监会的暂行办法一脉相承,但首次明确了保理商可以基于将有的应收账款开展保理业务。“将有的应收账款”是指保理合同订立时尚未产生的应收账款,也被称为未来应收账款。

这与此前银监会的暂行办法第十三条有关商业银行不得基于未来应收账款而产生的付款请求权等开展保理融资业务的规定,有显著不同。也就是说《民法典》明确将“将有的应收账款”纳入可以叙做保理的应收账款范围。

在司法实务中,保理合同通常表现为借款合同和债权转让合同的组合体,即上述保理业务中的保理融资和应收账款催收,鲜见有应收账款管理和坏账担保。从法理上来说,法律规则的前瞻性和适当超前性,可以对保理合同的商业实践起到引领的作用,规则为未来保理业务的发展提供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