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瑞高保理公司与2家证券公司合作,以收购自3家债务人的4笔应收账款作为底层资产,发行了3期应收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而后,3家债务人全部破产,作为增信机构的保险公司也拒不理赔,经过系列诉讼后,各方责任究竟如何?

01、应收账款ABS大潮
自2014年12月,五矿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了国内首单贸易类应收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此后,应收账款ABS年发行规模呈日益上涨趋势。我们这篇文章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之下。

2016年,瑞高商业保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高保理),作为原始权益人和资产服务机构,连续发行了三期应收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融资金额高达7.2亿元。

2016年2月2日,由西藏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原西藏同信证券,以下简称西藏证券)作为专项计划的管理人,以原始权益人瑞高保理收购的四张商业汇票作为基础资产,发行了《同信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一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以下简称财盈一期)。

财盈一期总计募集资金2.4亿元,3亿元基础资产中,包括一张出票人和承兑人均为杭州外海集团有限公司,收款人为朋杨科技公司,票据金额1亿元,到期日2016年12月29日的商业承兑汇票。

2016年4月19日,西藏证券作为专项计划的管理人,以原始权益人瑞高保理收购的系列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发行了《东方财富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二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以下简称财盈二期)。

财盈二期总计募集资金2.4亿元,瑞高保理将价值3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专项计划,其中包括一张面值1亿元,出票人和承兑人为齐星集团,收款人为星瀚公司,到期日为2017年3月21日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

2016年12月12日,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创证券)作为专项计划的管理人,以原始权益人瑞高保理收购的系列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发行了《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以下简称财盈三期)。

财盈三期总计募集资金2.4亿元,瑞高保理将价值3亿多元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专项计划,其中包括一张面值1亿元,出票人和承兑人为齐星集团,收款人为星瀚公司,到期日为2017年5月5日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以及一张出票人和承兑人为光大国际建设工程总公司,收款人为天福昌运公司,面额1亿元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

02、应收账款ABS交易架构

瑞高保理作为资产原始权益人发行的三期应收账款ABS有着高度相似的交易架构,除了上述底层资产的略有差异和两家证券公司作为专项资产管理人之外,三期应收账款ABS均委托中信银行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