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上海金融法院就一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进行了宣判,最终将两家融资租赁公司开展的”租赁物再回租“业务认定为借贷法律关系,否定了该类业务的融资租赁法律关系。

除此之外,同一租赁物通过“租赁物再回租”模式可以无限循环进行融资,其模式亦与某小贷公司循环发ABS无本质区别,风险亦可成倍扩张,这也是监管部门应当考虑的问题。

现将上海金融法院在该判决中的观点摘要如下。
争议焦点:原告A公司与被告B公司存在的是融资租赁法律关系还是借款法律关系。
认定结果:本案的租赁物虽真实存在,但并非售后回租业务的适格租赁物,无法发挥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租赁物的担保功能,被告B公司“回租”码头的目的亦不在继续占有使用,故本案所涉《租赁合同》缺乏融物属性,依法不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原告A公司与被告B公司签订上述合同,意在以售后回租为名进行资金融通,依法应认定为借款关系。

法院释理:
一、《租赁合同》约定的业务模式并非转租赁,而是售后回租。从监管规定看,融资租赁公司确实可从事转租赁业务。《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21条规定:融资租赁公司对转租赁等形式的融资租赁资产应分别管理,单独建账,转租赁应当经出租人同意。参考《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00〕第4号)第48条的定义,转租赁一般指以同一物件为标的物的多次融资租赁业务,在转租赁业务中,上一租赁合同的承租人同时又是下一租赁合同的出租人,称为转租人;转租人从其他出租人处租入租赁物件再转租给第三人,转租人以收取租金差为目的,租赁物品的所有权归第一出租人。

可见,转租赁的特点在于:原租赁合同的效力不受影响,租赁标的物的所有权亦不发生移转,承租人只是在征得出租人同意后,在原租赁合同的期限内,将租赁物转租给第三人使用。

本案虽然也是以同一物件为标的物的多次融资租赁,但《租赁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模式并非转租赁,而是两层独立的售后回租业务的嵌套。前一层融资租赁中,被告B公司作为出租人,取得租赁标的物的所有权后,再将其售后回租给案外人C公司使用。后一层融资租赁中,被告B公司则作为承租人,将其取得的租赁物所有权转让给原告A公司等联合出租人,再从出租人处租回。两层融资租赁关系互相独立,租赁物所有权发生两次转移,被告B公司的地位显然并非转租人。从形式上看,后一层融资租赁仍应为售后回租。

二、本案所涉售后回租缺乏融物属性,依法不构成融资租赁合同关系。售后回租与直租一样,亦兼具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