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业务,是中小型企业获取融资的重要渠道,在我国有着十分巨大的发展潜力,被视为21世纪的朝阳行业。但是,租赁物所有者与占有使用者分离而带来的物上权利冲突,正日益成为融资租赁业务的重大风险来源。

本文尝试就融资租赁审判实践中遇到的三种权利冲突情形予以分析,提出浅见。

所有权与所有权的冲突

所有权与所有权冲突主要表现为三种形式,这三种形式的所有权冲突场合,如何把握第三人的善意标准?笔者将予以分析。

所有权与所有权冲突多存在于售后回租场合。此类冲突主要表现为三种形式:一种形式是出卖人以所有权保留方式出卖于买受人后,买受人转卖给出租人并回租继续占有使用;

第二种表现形式是承租人出卖给出租人并回租,占有使用过程中另行转卖第三方;

第三种表现即为“一物两融”,即一个租赁物上先后存在不同出租人的多个融资租赁法律关系,出租人均享有所有权。

在前两种形式的所有权冲突场合,如何把握第三人的善意标准?

实践中,有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上没有加盖所有权保留或售后回租的印章,有的融资租赁企业为了避税等原因没有重新开具自己作为买受方的发票,从而使得第三人依据信赖增值税专用发票而主张善意取得。

对此,有观点认为,融资租赁企业作为专业机构,在审查租赁物发票之外,还应审查租赁物原始取得的合同。

笔者认为,此观点有一定合理之处,但是售后回租的标的物多为使用多年的“二手货”,要求审查租赁物原始取得合同缺乏现实基础。而增值税专用发票具有商事凭证功能,且在管理、使用、稽核上的特殊监管力度,证明力度显然要更高于一般的发票。

不仅如此,如果说融资企业在开展售后回租业务中没能审查原始合同而具有过错,则出卖企业未能在发票上盖有“货款未清,所有权保留”亦难说没有过错,更何况发票持有人与标的物实际占有人同一,在交易信赖上不可谓不善意。

要求第三人审查原始合同,义务过于苛刻,影响交易效率,增添交易成本,且未必取得预期效果,与市场交易的一般经验和交易主体的期许不符。与此相比,所有权人在发票上加盖印章所花费的社会成本显然要更加低廉且高效。

所以,持有自己作为买受人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同时又占有动产的,第三人有理由信赖该持有人为动产所有权人。

在“一物两融”场合,当第三人构成善意时,回租之物能否依据《物权法》 第106条关于善意取得之规定,争议较大。

本文认为,动产的占有改定并不能发生善意取得的效果,受让人虽为善意但没有实际占有租赁物,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