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所、深交所、私募报价系统联合发布《融资租赁债权资产支持证券挂牌条件确认指南》和《信息披露指南》,对融资租赁ABS的基础资产及其分散性、原始权益人资质、现金流归集等方面作出了明确规定。

基础资产:基础资产界定清晰、无权利负担且所有权属于原始权益人;基础资产涉及的交易合同合法有效,交易活动真实、合法,对价公允;租金可特定化,租金支付数额、时间明确。通常情况下,租赁物需要进行相关登记,但特殊情形未登记的需充分披露并设置相应的权利完善措施。强调基础资产不能是以地方政府为直接或间接债务人、以地方融资平台为债务人的基础资产;

基础资产转让:基础资产应当具有可转让性,且转让对价公允;基础资产转让应当通知债务人及其他义务人;基础资产包含附属担保权益及其他权利(如有)应当随融资租赁债权一同转让给专项计划;

基础资产分散度:至少包括10个互不关联的债务人,单一债务人OPB不超过50%,前5大债务人OPB不超过70%,存在关联关系的债务人应合并计算;

原始权益人主体资质:正式运营满2年、具备风险控制能力,且满足:总资产、营业收入或净资产等指标占上市公司的比重应当超过30%的境内外上市公司的子公司,或者主体评级AA以上;

可免于上述原始权益人资质要求的其他条件:单笔入池资产信用等级A-级及以上资产的未偿还本金余额对优先级本金覆盖倍数大于100%,且入池资产对应的租赁物为能产生持续稳定的经营性收益、处置时易于变现的租赁物;针对汽车融资租赁权,单笔入池资产占比均不超过0.1%,且原始权益人最近一年末净资产超过人民币2亿元、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净利润为正;专项计划设置担保、差额补足等有效增信措施,且增信主体评级为AA级及以上;

现金流归集:基础资产的现金流回款路径清晰明确,基础资产现金流回款周期应在1个月以内,在专项计划设置担保、差额支付等有效增信措施的情况下不能超过3个月。

基础资产信用质量分析

基础资产重复融资风险

(权利负担)在基础资产较为分散的情况下,由于实际操作中尽职调查工作的不完善,部分已转让给第三方金融机构进行融资的应收租金可 能在未解除抵质押的情况下成为融资租赁ABS的基础资产,导致重复抵押风险。

——《指南》要求基础资产界定清晰、无权利负担且所有权属于原始权益人。

承租人提前退租/违约风险

承租人提前退租/违约等导致基础资产回收款不足以覆盖优先级资产证券本息的风险。融资租赁ABS通常通过设置原始权益人/资产服务机构违约资产赎回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