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证券化是融资租赁公司解决资金来源的重要手段之一,2018年2月9日,上交所、深交所和报价系统联合发布《融资租赁债权资产支持证券挂牌条件确认指南》和《融资租赁债权资产支持证券信息披露指南》(简称《指南》),《指南》中用较大篇幅对拟资产证券化的的基础资产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如第四条第一款“原始权益人应当合法拥有基础资产及对应租赁物的所有权”。由此可见,租赁物的所有权不仅会影响到融资租赁公司的风险控制,并且能实质影响租赁公司资产证券化这一再融资业务。正是基于这一大背景,本文从法律与实务的角度分析融资租赁公司如何保障租赁物物权、防范与化解租赁物风险。
融资租赁物对抗风险的现状
及其原因

租赁物是融资租赁业务防范风险的最后一道屏障,但是在实务中这道屏障经常被轻易的击破,形同虚设。笔者在多年的业务实践中多次发现公司的出险项目中租赁物要么存在权利瑕疵或其他权利负担而无法及时回收,要么已经被承租人出售或再融资而财、物两空。

上述状况主要由融资租赁业务所具有的特征所导致。融资租赁具有融资与融物相结合、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分离的典型特征,出租人是租赁物的所有权人,但是承租人作为使用人却直接占有租赁物。从法律意义讲,承租人作为占有人不具有处分租赁物的权利,但 “占有”是对物所有权的典型权利外观。第三人容易根据承租人占有租赁物而善意取得所有权属于承租人的租赁物,而出租人很难善意取得存在权利瑕疵或其他权利负担的租赁物所有权,实际扩大了出租人的风险。

“善意取得”[1]是为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而平衡所有权人利益和善意第三人利益的一种制度设计。该制度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由于融资租赁业务的“所有”与“占有”相分离的特征,使得无租赁物处分权的承租人在擅自处分租赁物时善意第三人能比较容易的善意取得租赁物的所有权,承租人因而失去最后一道风险防范屏障。如何做实这最后一道屏障,将租赁物的所有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是融资租赁公司风控体系的关键环节之一。融资租赁公司需要从确保自身获得租赁物的所有权及防止第三人善意取得租赁物两个方面着手进行风控制度设计。

当然,除受融资租赁特征影响外,出租人仅关注融资租赁的融资功能,忽视其融物功能,仅关注租赁物的形式,忽视租赁物实质,租赁物物权保障功能无法实现等现象也会影响租赁物的风险对抗能力。

[1]《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