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推动了我国商业银行再次进入融资租赁领域的步伐,以我国银行控股为主的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的诞生,对我国近10年融资租赁业的发展,起到了较大的推动作用。

以银行系为主的中国金租公司再崛起:入世以及融资租赁市场内外资银行的公平待遇

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政策,金融租赁公司和银行系租赁公司的概念,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出现在我国金融与外资领域。入世之前,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作为非银行金融机构的“金融租赁公司”约有15家。同期,在我国同时存在着约40多家中外合资融资租赁公司。在这些合资租赁公司的股东中,既有主要来自日本、德国和法国的外资商业银行,也有来自我国的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股份。这些由外资银行和中资参股的中外合资融资租赁公司,虽然它们没有被纳入我国的金融监管体系,但却事实上可主要归类为外资银行系租赁公司。

入世前20年,中国金融租赁公司与外资银行系租赁公司的发展,起伏坎坷。伴随我国1994年开始的金融业分业经营与分业监管原则的实施,根据我国《商业银行法》的规定,我国曾参股融资租赁公司的商业银行,陆续转让了其在租赁公司中的股份。在入世前,包括金租和合资租赁公司在内的不足100家融资租赁机构,其经营都走到了谷底。

2006年,在我国入世后商业银行5年保护期即将结束之际,在当时银监会的建议之下,我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工商银行开始探讨设立金融租赁公司的可行性,随后,2007年,工银租赁成立。伴随着国家开发银行收购深圳金融租赁公司并更名国银租赁、股份制商业银行民生银行投资设立民生金融租赁,以及中国银行收购新加坡航空租赁公司并更名为中银租赁,另外三大国有银行分别成立的农银租赁、建信租赁和交银租赁,我国商业银行重新进入到了融资租赁市场。

而银监会鼓励商业银行进入融资租赁市场的背景是:在我国入世的谈判过程中,外资银行的提出的要求之一,允许外资银行在华开展融资租赁业务。这使得监管部门意识到,如果届时向外资银行开放租赁市场,却不允许中资银行开展租赁业务,无异于是自我歧视。为了确保国内中外银行的在融资租赁市场上的公平待遇,从而有了今天的局面。

回望过去的10年,我们不难发现,尽管我国监管层的初衷在于维护中资银行与外资银行在我国融资租赁市场上的公平待遇,但由于外资银行并没有大规模进入我国的金融领域,导致我国融资租赁市场的实际状况是,基本没有外资银行参与竞争的市场,对我国金融租赁公司的影响也难言利弊。

金融租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