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均归于基层医院。
对于在医疗诊疗力量方面存在弱势,且无力引入售价高昂的现金诊疗设备的基层公立医院而言,远程视界所提供的这一纸协议无异于是“免费”的香饽饽。
这一商业模式中,代理商加盟费、远程医疗运营收入、设备销售收入是远程视界的主要收益来源,远程医疗体系运营、市场营销、区域代理商分成是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合同需要垫付的融资租赁款则构成了重要风险点。

在远程视界看来,远程医疗潜在需求巨大,在度过推广期,市场需求得到激活之后,项目就能形成足以覆盖设备融资租赁款的盈利,远程视界可以平稳“落地”并分享长期收益。

2、风险集中爆发 远程视界密集被诉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构想那样顺遂。

2017年以后,远程视界商业模式中的潜在风险进入密集爆发期,逐渐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据腾讯财经《棱镜》报道,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就有部分基层医院反应在和远程视界签署协议、缴纳融资租赁款后,远程医疗设备却迟迟未能到位,或是未能开始运营。而远程视界按照协议应垫付的融资租赁款也开始出现中断,这无疑使基层医院的处境雪上加霜,因无力偿还设备融资租赁欠款而被融资租赁公司起诉的基层医院不在少数。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在2017至2018年间涉及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合同纠纷案件裁判文书 5份,开庭公告 15份。多数案例均是在中融资租赁公司与基层医院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中被列为被告,或在与基层医院的合同纠纷中列为被告。

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也面临类似情况。企查查数据显示,其于2017至2018年间作为被告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裁判文书4份,开庭公告11份。

同为韩春善实际控制的北京远程心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于2017至2018年间作为被告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裁判文书3份,开庭公告5份。

2018年2月2日、2月24日、3月19日,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远程视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远程心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因未履行《设备融资租赁合同》所约定的连带清偿责任,被浙江省嘉兴市海宁人民法院先后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与远程视界相关的裁判文书及开庭公告中,涉及浙江康安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与远程视界及基层医院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的有25份,浙江海亮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中信富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山东山工租赁有限公司、浙江锦盈融租赁有限公司、广州京卫汇京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也均有诉讼记录。

而这些案件在远程视界庞大的经营体系之中,可能不过只是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