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石化金租有两个股东,石化和太平保险,人保、人寿、太平等等,非常容易跟太平洋保险搞混,太平洋保险是上海市的国有企业,太平是央企。中石化就不用介绍了。首期注册资本是50个亿,在业务投放上股东是非常支持的。首先就是资金,这块除了注册资本以外两个股东在各个方面,包括银行融资,包括在一些公开的发债这些股东会提供担保,所以能做到资金成本非常低。
    另外一个因为两个央企合作,做内部业务是有问题的。所以主要是两个意思,一个就是说可投放的资金比较多,现在还在累资产阶段,合作空间比较大。另外就是百分之百的市场化业务。
    此次演讲题目是《强监管政策红线不可逾越,抓机遇,照准方向深耕细挖》。从去年到今年各种监管的文件一直出,最密切相关的就是23号文,因此会结合23号文件做一个大致的政策梳理。
    从一开始,第一句话就说依据的就是《预算法》跟43号文,基本上里面的内容也都是这两个文件,然后包括这两年来其他的监管文件重新重述了一遍。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总结为四个底线。先不说内容,直接从措词上就可以看到四条,每条里面都有“不得”这两个字,措词还是强烈,从措词、要求上比以前更加严格了。除了购买地方政府债券以后不得做其他融资,不得要求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不得提供债务性资金作为资本金。这四个就是划了四条红线,这个是目前监管的底线。
    总结了一下里面具体的要求,可以说是两大原则。第一个就是穿透原则。不但需要确保融资资金合法合规,而且必须满足固定要求。这一块在以前不会太去看内部的用途,包括之前也在做一些,可能要求比较高,主要是看财力和平台在当地的排名、规模,未来的融资是否能够接续。对于这块现在要求得更加具体。直接就是说资本金需要满足固定的要求。这一块对租赁公司在风控上提出更严的要求。各个公司如果风险审查部门有详细的解读也会提到这个,包括后面项目的审查过程当中肯定也会提出这个问题来。
    第二个实际上比较有意思。因为它说的是确保其自有经营现金流能够覆盖应债务本息。这个东西实际上是最基本的东西,应该说做任何一个融资都是希望它能够按时、足额地还本付息,这是做融资最基本的要求。23号文又重新提出来,所谓市场化原则就是按照正常企业进行分析,用自己经营性的现金流来覆盖本息。
    这块如果往深层次挖掘还有一个潜在的意思,就是说政府跟平台会越来越清晰地划清界限。不要期望政府会在里面做任何的保证或者是兜底。这个也是更加严格地把政府跟当地平台切分开来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