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信息公开条例,2018年5月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24起外汇违规案例,其中,有10件案例明确点出了银行机构的问题,违规办理内保外贷被点名5次。可以看出,银行违规办理内保外贷成重灾区。在当前形势下,为促进内保外贷业务健康发展,有必要对内保外贷业务发展过程中,暴露的个别问题进行分析。基于此,本文从实际监管过程中,曾经发现的个别内保外贷履约异常案例入手,研究其中存在的问题,并向银行提出相应的防范建议。
 
案例一  内保外贷提前履约
 
(一)案例描述
 
境内企业A的香港子公司Aa,于2013年12月与境外企业签订两笔铁矿粉购买合同,合同金额分别为20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2014年4月底,境内企业A在境内银行B存入2亿元人民币保证金后,向境内银行B申请,为其香港子公司Aa提供融资性担保,由境内银行B的香港分行发放美元贷款,用于支付铁矿粉的款项。据此,境内银行B于2014年5月15日开具两份融资性保函,被担保人为香港子公司Aa,受益人为境内银行B的香港分行,金额均为人民币1亿元,两份保函到期日都为2015年5月15日。2015年1月15日,境内企业A申请提前履约,境内银行B直接以境内企业A的名义将其保证金对外支付,用于融资性保函的提前履约。
 
(二)案例分析及存在的问题
 
自2001年境内银行叙做第一笔业务以来,内保外贷就是我国企业“走出去”获得境外融资的重要途径之一。2014年5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跨境担保外汇管理规定》(汇发〔2014〕29号,以下简称“29号文”),简化行政审批程序,规范跨境担保项下收支行为,改进内保外贷外汇管理方式,完善相关政策法规,有效促进内保外贷业务发展。但在内保外贷业务发展过程中,也有部分银行和企业利用内保外贷履约进行违规操作,以达到资金非法流出或违规套利等目的。
 
1、存在提前履约倾向
 
根据银行提供的反担保保证金账户开立资料,境内企业A于2014年4月28日和4月30日在境内银行B开立两个保证金账户,分别存入人民币保证金1亿元,期限均为1年,到期日分别为2015年4月28日和4月30日。境内银行B出具的两份保函,到期日为2015年5月15日。保证金账户的到期日不能覆盖保函的有效期,境内企业A在申请开立保函时,即具有提前履约的事实倾向。
 
境内银行在开展这笔业务时,违反了“29号文”附件1第二十七条:“担保人、债务人不得在明知或者应知担保履约义务确定发生的情况下签订跨境担保合同”。
 
2、保函履约条件不充分
 
根据境内银行留存履约业务资料显示,2015年1月15日,境内企业出具保函提前履约申请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