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断的强化亮点,哪些地方做得好,但是现在是站在哪些地方有缺陷的视角看,整个宏观思路的变化转换也体现在微观的个人和企业主体层面。企业以前总觉得要挣多少利润很重要,又增长了多少,又做了多少业务。但是现在不一样,大家看做业务是不是更规范,我是不是党建做得有声有色,看的视角不一样,现在仍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是现在更加强调业务的规范性,这一点转变是非常大的。

远东也在海外做很多业务,也经常和一些国际金融机构接触,比如一个国际投行,他可能做合规的团队规模比做业务的人规模相比差不多,或者甚至更多,这是其一。其二,做合规人的收入相比做业务的收入也不会明显低,这是一个成熟经济体机构的特点。反观国内,很多人如果在投行工作,大家不是那么在意那些做合规的,觉得干扰了自己做业务,但是在未来会转变,因为整个国家大的思路在发生变化,包括现在出的这么多《办法》就是补短板,补制度的短板,补体系的短板,补基础设施的短板,所以我相信未来这些基调会影响到各行各业的作业方式,在金融行业可能会显得尤为突出。

当然整个逻辑也暗含了后面要讲的比如精准扶贫、污染防治这些国家所重视的方面,作为一个很具体的企业如何去参与,这是社会责任层面,但从经济层面看,参与之后,又能够有什么好处。

相关的政策非常之多,这边我重点列了几个相关性比较强的政策,也是近期的,大概是从去年底到现在的一些办法,后面再和大家简单的分享一下对政策的看法。

年初2月9日,上交所、深交所及机构间报价系统分别发布《融资租赁债权资产支持证券挂牌条件确定指南/信息披露指南》。在ABS各类基础资产很多,租赁不是最大的,比它大的小贷、应收账款都很大,但是为什么有租赁指南,因为租赁做的历史长,更容易规范,背后共性的东西更强,这也是为什么租赁ABS更具有独特的吸引力。

《指南》从多个角度进行了详尽的规范。一是原始权益人,要求运营满2年,上市公司或子公司,或主体评级AA级以上,说明要求更高了,以前没有谈到原始权益人的资质问题,AA级融资租赁公司在国内有多少,我没细数,绝对不会超过200家,可能更少,大概在100上下,这个比例占到1万家的比例只有1%到2%,这个比例并不大,所以我觉得这个对租赁行业来讲是相对比较严苛的要求。真正发过证券化的租赁公司数量也没那么多,可能不到100家。对于后面的公司来讲怎么办,也是现在很多人热衷探讨的问题,比如收购租赁资产,再集中发ABS等一些新鲜的做法。交易所也提到一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