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办公厅在5月14日发布《关于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和典当行管理职责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及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的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的职责划给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并且,自2018年4月20日起,有关职责已由银保监会履行。自此,在强金融监管的大潮下,融资租赁业开始实现转监管过程。融资租赁业界非常关注如何实现平稳的转监管过渡,以及转监管后对融资租赁将如何实现常规的监管。
    在这样的背景下,讨论融资租赁业的转监管以及后监管的问题,有利于融资租赁公司未雨绸缪,尽早对可能出现的监管不确定性作出安排。
    在座各位有租赁界的老前辈,经历了为我国改革开放后融资租赁业的风风雨雨。从融资租赁业历史来看,从改革开放开始,从利用外资引进设备开始,大致经过了7年的尝试期,加上后面的三个“十年“的历史。1981年开始,主要是尝试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引进设备,到1987年由于政府不再对租赁资产偿付进行担保,融资租赁业进入第一个十年的调整期,至1997年以后的十年是一个制定规则的阶段,外商投资的融资租赁业挨次期间发展较快。真正的黄金十年是2007年到现在,银行重新进入租赁市场,融资租赁公司无论是公司数量、注册资本、公司资产,还是融资租赁租赁余额,都有几何级的增长。到2017年底达到6.06万亿的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和9090家的公司租赁公司的规模,年新增的租赁额来讲排在了美国的后面,据世界第二位。如果按照这样的机构规模,通过转监管和后监管时代的重新起步以后,我觉得融资租赁业可以赶上美国的水平,包括渗透率等方面,这是可期待的。
    今天主要讲四个方面的内容。首先,融资租赁的转监管问题离不开宏观的金融强监管的背景,当然离不开宏观经济的背景,所以要讲一讲金融强监管和融资租赁转监管的背景。那么什么是好的金融监管,这是第二个问题。依次为依据,租赁行业监管的原则和框架应该怎样的,这是第三个问题。最后是探讨一下融资租赁如何面对新的监管。
1金融强监管和融资租赁转监管的背景
 我的中心观点是,融资租赁行业有其复杂性,因为有金租,本来是银保监监管的范围,2017年底有金租69家,其他全部是融资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未来监管怎么走?不会是太集中的方式,我认为监管总体上会比较松散且有灵活性,是留很多活路的监管方式。监管的本意不是管死,而是管活。如果监管把行业管死了,那就是对这个行业最大的危害,监管就是要促进行业的正常发展。所以监管如果能够把行业管活,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