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高调扩张后,渤海金控2018年转向对内整合及“清理”,对未来盈利不确定类业务、资金前期占比过大等业务进行集中转让或出售。先后抛售皖江金租及Avolon 股权,并多次通过债券、银团融资,近日拟发行股份购买信托牌照,多番动作试图缓解资金压力。

停牌半年后,7月17日,宣布复牌,但从复牌后的股价表现来看,投资人对渤海金控的前景似乎并不看好。

渤海金控8日发布公告,正式宣布转让下属全资子公司Avolon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Avolon”)30%股权(下称“本次交易”)。买方拟为东京证券交易所及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ORIX Corporation的下属子公司ORIX Aviation Systems Limited,最终交易价格将根据Avolon于交割日的账面净资产值(根据国际会计准则编制)的30%加上固定溢价1500万美元进行确定。

截至2018年3月31日,Avolon的账面净资产为73.25亿美元。据此计算,本次交易价格为22.12亿美元。

1、汇率、政策等存较大不确定性

溢价割舍飞机业务

2016年初,渤海金控以162亿元完成Avolon 100%股权收购及交割。

Avolon被收购以后业绩表现良好。截至2017年底,Avolon总资产达271.09亿美元,较2016年末增长88.07%,净资产73.32亿美元,较2016年末增长46.51%;2017年度,Avolon实现营业收入23.6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28.73%,实现净利润5.50亿美元,较去年增长59.23%。

一季报显示,渤海金控总资产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较期初数分别下降2.87%、1.65%,解释系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较期初下降所致。

渤海金控旗下Avolon、GSCL等海外公司的资产均以美元计价,且占比较高,而公司合并报表的记账本位币为人民币,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化将导致境外子公司美元报表折算时产生折算差额,进而对总资产和净资产等金额产生一定影响。

飞机租赁业务为渤海金控的核心业务之一,海外业务开展受当地政策及汇率影响波动较大,加上长期扩张姿态带来的资金压力,渤海金控选择在此时处置海外业务不失为明智之举。

2、多渠道寻求融资

坚定抛售金租牌照

2018年以来,渤海金控延续已久对外高调买买买的姿态似乎有所转变,并通过股权转让、发行公司债、银团贷款等多种途径融资。

1月中旬,渤海金控发布停牌公告,此次停牌引发市场猜测,其中不乏认为海航集团计划拆分渤海金控,将其飞机租赁及集装箱业务海外独立上市融资的猜测。渤海金控2017年年报显示,飞机租赁业务(含飞机租赁及飞机销售)实现营业收入265.15亿元,同比增长69.81%,占全年总营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