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热且快:旅游投资热度高,增长快
 
近几年中国经济增速减缓,尤其是民间投资大幅下滑,从整体上来看,投资主要靠政府基础设施建设(即政府投资)来支撑的大背景下,旅游投资热度很高,增速快。据国家旅游局介绍,2016年全国旅游业实际完成投资1.3万亿元,同比增长29%,比第三产业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高18个百分点和21个百分点。(预计)2017年旅游投资将超过1.5万亿元,同比再增20%。旅游投资主要集中在乡村旅游、低空旅游、在线旅游、体育旅游、康养旅游、研学旅游等十大重点领域。
 
中国消费升级、投资向旅游倾斜的形势下,产业政策如何呵护好难得的旅游投资机遇,拉长平稳投资周期;金融,尤其是致力于旅游业的金融租赁如何发挥自己的长处和优势,助力旅游业的合理投资,金融自身形成安全的、流动性强的(租赁)债权资产,金融由此获得高质量的发展。
 
(二)民:民间投资占主体
 
2016旅游投资中,民间投资为主,占到56.8%。从某种程度上讲,民间资本从其他传统行业撤出后,转向新兴朝阳的旅游领域,由此形成传统产业民间投资低迷,而旅游业民间投资兴旺的一低一高格局。
 
当下的关键是呵护好民间资本对旅游关注的时间长度,避免投资行为短视化----在尚未基本建成旅游基础条件也为收获良好效益时就快速撤离。科学控制游资在中国旅游行业的快进快出是管控行业投资风险的重点。
 
(三)跨:跨界投资进入旅游业
 
简而言之,当下以民间为主的中国旅游高速增长的投资,更多来自于非旅游企业,形成旅游投资鲜明的跨界特征。外来的投资其重点投向乡村休闲农庄、乡村精品民宿、精品酒店、特色小镇、旅游度假区、低空旅游、智慧旅游、体育旅游、自驾车房车营地、邮轮游艇、旅游演艺、主题公园等。旅游业外的资本看好中国未来旅游的发展前景,增加了旅游业的投资来源,可加快发展旅游基础设施和旅游资源的开发利用,提速旅游业的发展,增加旅游行业的发展后劲;同时外来的投资者本身已取得原有产业的经营成功的经验,可为旅游业注入新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智慧,特别是引入现代的资产重组、股权流转等新技术新机制,有利于旅游企业优化治理与运营结构,更容易盘活经营不善的旅游企业和旅游资源,释放资本运作的红利。
 
但也要留意资本的逐利性,外来投资也许看好目前旅游行业的机会,也许会对旅游业投资大、收回时间长、见效慢等特点没有切身体会而重视不够,加之旅游业的服务价格受到社会关注和政府管控,客观上会影响旅游企业投资和经营者的效益(或者说实际业绩会明显低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