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10日),上海海事法院召开“航运金融发展与海事司法保障”研讨会,通报了该院2015-2017年航运金融案件审判工作情况,并推出了“融资租赁合同约定送达地址条款”的新举措。上海海事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汪彤出席研讨会并讲话。上海航运保险、租赁行业协会和保险、租赁公司等企业代表参加了研讨会。
  通报2015-2017年航运金融案件审判情况
  为进一步提高航运金融类案件的审判质量和效率,上海海事法院于2015年成立了航运金融专业合议庭,专门审理包括海上保险、保赔合同纠纷、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等航运金融案件。自2015至2017年,上海海事法院审结航运金融案件近360件,金额高达36.74亿元,诉讼主体主要为保险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和银行等。
  据介绍,航运金融类案件具有标的巨大、当事人众多,保全标的多样等特点,案情通常较为复杂,涉及的法律关系除了传统的海商合同关系外,还包括借贷合同关系、担保合同关系等。在一起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中,被告达10个之多,诉讼标的高达1.8亿多元,原告提起的诉讼保全涉及50条财产线索,包括冻结银行存款,查封房产、车位,禁止船舶所有权转移等事项,且财产分布在北京、福州、深圳、上海多地。
  此外,上海海事法院受理了一系列涉航运再保险、离岸保险、船东互保、航运金融衍生品交易等新类型纠纷,并将重点加强对具有规则确立意义的航运金融案件的审理,以公正透明的司法裁判给予市场主体明确稳定的司法预期。
  推出“融资租赁合同约定送达地址条款”
  此次研讨会上,上海海事法院还推出了“融资租赁合同约定送达地址条款”这项新举措,即融资租赁的各合同方,在签订融资租赁合同时,以合同附件或者合同条款的形式约定今后在履行合同中,或一旦发生纠纷在诉讼过程中的有效送达地址。
  据了解,涉船舶融资租赁合同通常涉及多方当事人,特别是作为债务履行保证人的法人及自然人主体为数较多,法院向以上诉讼参与人送达案件应诉材料时有的会因送达地址问题被退回,需要当事人提供新的地址再行送达;有时是他人签收,对当事人能否实际收悉存在疑问。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案件最终只能采用公告送达方式,但从公告到正式开庭至少需要三个月时间,案件审理进度严重延迟。
  “‘融资租赁合同约定送达地址条款’具有确认送达地址的法律效力,当事人一旦在合同中约定送达地址,即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法院在诉讼中只需按照该地址送达即可,送达的情况和相应法律后果由当事人自行承担。通过这种方式,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