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第13届亚洲品牌盛典在香港举办。恒鑫租赁总裁张利钧获评融资租赁“中国十大领军人物”。
  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国内融资租赁业进入新一轮调整期,目前发展状况如何、遭遇了哪些挑战,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同时,今年5月融资租赁业由此前的多头监管划归银保监会统一监管,对于这一改变,业内接受程度如何,又做了哪些适应性措施,也引人关注。对此,《上海金融报》记者专访了张利钧。
  《上海金融报》:国内融资租赁行业发展已超10年,当前的发展状况如何?
  张利钧:2006年末,我国融资租赁的业务总量约80亿元,截至今年6月末,租赁合同业务余额已达6.35万亿元,融资租赁企业已突破万家。但目前国内融资租赁行业渗透率仍较低,2016年资产总额占固定资产投资额比重不足5%,而发达经济体的该项指标为15%-30%;同时,直租业务的比例相对较低,仍有较大成长空间。
  不过,2016年以来,融资租赁行业整体业务增长放缓,近三年业务合同余额增长量逐年下降,预计2018年全年增加量将持续走低。在去杠杆、严监管的宏观形势下,融资租赁行业发展形势日益严峻,面临着融资渠道太过狭窄、资产运营能力较弱、竞争力不足等问题,可以说迎来了发展拐点,必须加速转型,方能破局。

 《上海金融报》:今年5月,融资租赁行业正式划归银保监会监管。统一监管后,将对行业发展带来哪些影响?
  张利钧:融资租赁行业多头监管由来已久,分为金融租赁公司(中国银保监会审批设立)、外商融资租赁公司(由商务部授权各省、直辖市的商务委审批)和内资试点融资租赁公司(由各省级商务委受理后转报商务部和国税总局联合审批)。
  今年5月,商务部公告将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银保监会,标志着超过2万家类金融机构监管权统一。究其根源,首先是为了避免监管“政出多门”、“两张皮”现象,这也是统一监管标准、形成监管合力的必然要求。其次,有利于银保监会对三类组织进行全面清理整顿,有利于消除监管阻力和监管真空,遏制经营不规范或违规行为。再次,这符合“强化金融机关的专业性、统一性和穿透性”要求,有助于引导行业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更重要是有助于维护金融稳定。
  长期以来,与金融租赁公司相比,对融资租赁公司的监管明显不足,部分融资租赁公司成为“影子银行”,以发放信贷为主要业务。统一监管后,“类信贷”和通道业务将受到进一步抑制,有利于融资租赁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对不同类型的融资租赁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