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2018年6月底,全国融资租赁企业总数约为10611家,较2017年底的9676家增加了935家,增长9.7%。

  单纯从注册的公司数量看,融资租赁业似乎仍热度不减。但从业人士却直言“行业很冷”。近日,更有一首题为《融资租赁半年哀歌》的诗在租赁圈里流传,诗中戏称从业者为“租赁狗”,开篇即道出了租赁业之惨状及其原因:“租赁狗、租赁狗,年中已至无力吼。年初任务五十亿,落地不足五个亿。为何今年这么惨,一因大势去杠杆。二是公司踩了卵,三怪自己没有胆。”

 “注销若很容易,企业数量会急剧减少”

  近日,有媒体撰文称“金融租赁业洗牌在即?”依据是进入2018年后还没有一家新的金融租赁牌照发放。

  从公开信息上来看,2014年、2015年,分别有12家和11家国内金融租赁公司获得原银监会批准筹建,2016年该数据更是增至16家。但到了2017年,这一数据骤降至3家获批。而到了2018年,截至6月30日,更是没有一家拿到金融租赁的牌照。这说明,金融租赁牌照的发放已经放缓。

  在牌照审批放缓的同时,金融租赁业的发展速度也开始放缓。根据2018年银行半年报统计,除中信金融租赁和苏银金融租赁外,上半年金融租赁公司赚钱能力均有所下降。包括工银金融租赁、国银金融租赁、兴业金融租赁、华融金融租赁、浦银金融租赁、光大金融租赁、皖江金融租赁在内的多家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在10%以上,部分公司净利润下滑在20%以上。农银金融租赁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50%;哈银金融租赁则出现净亏损0.38亿元。

  “不批自然没有新增。”业内人士龙驹寨表示,“融资租赁和金融租赁的洗牌是大家尤其是媒体的热词,从2010年至今的8年来只要逢大事件或新政策都说行业要洗牌了,结果从几百家洗到过万家。希望这次是真的洗牌。”

  他认为,对于一个小行业来说,洗牌并非值得炫耀的事。“大家说的洗牌有数量减少的含义,如果数量递减说明行业热情到顶了。其实融资租赁的行业热情两年前就到顶了。现在之所以没有出现数量急剧减少,是因为注销太麻烦了,如果注销很容易的话,数量会急剧减少的。”

  龙驹寨透露,许多租赁公司对于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而言已经成了鸡肋,许多也是想等到年底转监管落地后看看到底是什么政策,如果希望不大了,很多租赁公司会注销掉,维护一个公司的正常存在是很繁琐的,并非放在那里不用管即可。否则,就被冻结了,比如工商不公示,税务不申报,境外公司不年检都会导致列入异常或黑名单等非正常状态,如果已经列入,此类公司已经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