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功能定位明晰
  融资租赁(金租/商租)做为被监管的市场经营主体,亦应该明确自己的市场功能定位是从事不属于破产财产的生息资产的投资。(买不起,租得起,借不来钱,租得来设备。融资租赁是以融物替代融资,不是融资,是促进销售,不是销售)。
  金租/商租用自己的资金从事融资租赁业,无需监管,借用银行的钱,自有银行把关。金租经营范围有拆借,其拆借的交易行为必须由银保监会监管。金租/商租如需要借用外资或利用外币计价,必须受到股东的权限设置的制约和接受外汇管理部门的管理。一个承担有限责任的经营主体对外举债,是一个利用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交易行为,外汇管理部门不需要,也无义务替举债人背书,为债权人把关。
  ——2、交易行为合法合规合理
  立法目的不同,不同法律法规对不同融资租赁的交易行为定义也各不相同。如语境不同,往事会出现各说各话,鸡和鸭对话的尴尬混乱的情况
  (1)物权法:解决物的归属和利用的民事关系。一个物权,两种关系(归属和利用),三权平等保障(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四权可以分解(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物权法第二十七条就是保障出租人在回租业务中合法权益的核心条款,即交易双方设置了一个有条件生效的让与担保(民法专家梁慧星语)或占有改定,出售了又按合同约定取得资产占有使用的权利(法学家江平语)——承租人不能还租,资产处置所得归出租人,这是出售回租与传统抵押贷款的根本区别。
  (2)合同法:立法目的为了规范交易主体之间的权责利。
  你买我付款,质量厂家管,三方两合同,互为前提,同时生效,想要所有权,本息(租金及资产留购价款)要付请这就是融资租赁;
  自有出租,两方一合同,租用资产应付租金。
  (3)会计准则:立法目的是对企业经营所拥有所有权或取得使用权的资产进行确认和计量。(现行准则,承租人对经营租赁资产不进行计量和确认,新准则实行后则要进表确认和计量)
  不论租赁资产是否计入承租人的资产负债表,都不能改变租赁资产不属于破产财产的法律属性。以负债率高低做为审查项目风险的核心标准,显然是银行信贷思维。
  租赁既然是租赁资产的投资,就应按投资思维来做判断,即:以项目本身的未来现金流及增信措施和资产处置通道及处置所得是否能够覆盖租金本息为决策标准。
  (4)所得税筹划及增值税适用:
  ——所得税筹划:
  没有所得税收筹划(所得税递延负债),就没百年老店,也就没有职工稳定就业,没有职工稳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