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制度设计导致了出租人对标的物享有的所有权的大部分权能被剥离,所有权权能被大大弱化,因此带来了诸多风险。

其一,标的物特定化

因为融资租赁交易中标的物主要是供承租人日常生产、经营使用,承租人拥有完全自主地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标的物的权利,导致标的物几乎为承租人量身打造( 特别是针对大型装备的融资租赁,装备往往针对特定工程,具有极强的针对性) 。标的物必然具有很大的特定化和很强的针对性,即标的物往往是价格昂贵且其市场需求主体、受众又较为狭小,甚至是针对承租人量身定制的装备、设备。出租人虽然出资购买了标的物,通过一系列债权、物权行为,受让了其法律上与理论上的完整物上权利,但其用益价值却很难体现。因此,一旦承租人单方面中断、终止对标的物的承租,或者有其它违约或者损害契约利益的行为,即使出租人用各种救济方式取回标的物,其也往往无法发挥标的物的应有价值来弥补自己的损失,一般也只能压价出售,从而导致俗话所说的“货砸在手里”的情形出现。

其二,僭越出租人所有权

在我国合同法的构架下,融资租赁是一种三方结构的交易安排,交易由承租人、出卖人,出租人( 买受人) 三方共同完成。然而,承租人自主选择标的物的权利必然会僭越出租人作为买受人的权利,因为承租人是标的物的实际使用人,出租人按照承租人要求的品质、性能甚至是出卖人( 销售者) 进行购买; 同时,我国《合同法》通过规定融资租赁的承租人“享有与受领标的物有关的买受人的权利”,突破了债的相对性,赋予了承租人相当大的合同权利。在此情况下,承租人往往与出卖人的联系更紧密,在标的物买卖合同中就可能会架空地位尴尬的出租人( 买受人) ,使其之所有权名存实亡,导致其相应权利难以得到保障。

其三,承租人长期占有标的物

融资租赁中,承租人与标的物的联系远远比出租人与之的联系密切,承租人实际占有、使用着标的物,换言之,承租人处于长时间合法稳定地管领控制着标的物的状态,并掌握着出租人从所有权中“割让”的标的物之占有、使用、收益的权能,这必然会导致物之所有权人———出租人承担着较大的风险,甚至导致其期望籍保留所有权( 即采用租赁的方式) 进行金融活动,从而控制风险的计算落空。

融资租赁的标的物如大型机械、大型运输工具等价格甚巨,而融资租赁的承租人往往又是实力较弱、资金短缺的企业( 否则何需融资租赁,自行购买即可) ,而承租人需要发挥租赁物的最大效用,这就决定了融资租赁的租赁期较长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