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总让我讲一下租赁适度监管的建议,我觉得现在我提不出什么建议了。我从1985年到现在从业已经有33年,许多政策、法律法规,包括监管制度都是参与和经历过的。所以什么样的监管好,过去我们都是猜想,现在都有一个实践,我想从历史方面谈一些想法和事实,我们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监管好,由大家一起思考。
从融资租赁成立以后,刚开始是没有监管的,只有审批管理没有监督管理。金融租赁批的是牌照和进出口权,融资租赁批的是外商在华的经营租赁、进出口权。现在基本上都取消了。租赁企业有生、有管、无监、无灭。
过度监管,金融租赁公从1995年至2007年有近12年的时间没新批公司,我的公司是1986年是第一波批的金融租赁公司,1995年是最后一个河北金租。非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只有金融牌照,没有金融业务的许可。不在圈子里,还真不知道,因为当时进行资产重组好多的民营企业进来了,为了拿金融牌照,但批金融牌照还要批金融业务,批金融业务还要批金融规模,所以不是有了金融牌照就可以做的。
过度监管造成了什么现象呢?正面的效应,是从2000年以来,我们出台了《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金融行业回归了本源,这之前是炒股票、高息揽存、滥投资。负面效应,因为金融牌照没发挥作用,后来民营企业套现出走,基本上都是十几个亿、二十几个亿,所有的民营企业进来最后全都走了。
无为监管,监管部门对融资租赁根本不懂,所以监管是非常不到位的。我们当时有监管部门到租赁公司,边学习、边监管,我觉得猫向老鼠学习如何抓老鼠的问题,必然会导致监管不像,民营企业套现出走的问题,都是源于监管无效的问题。
错位监管,把融资租赁借款单位当做金融企业的放款单位进行监管。什么叫放款单位呢?你必须有这种吸收公众存款职能的,才能说它是一个放款单位,包括金融公司依然都是从银行借款,我觉得应该把这个事理清楚了。现在没有一家租赁公司开门店吸收存款的。
只监管金融不监管贸易,这样的漏洞也是非常多的,2000年到现在,都可以在网上查到的,具体的融资案例都有十几万起,过去我们打官司都是赢的,现在打官司都是输的。输在了贸易环节。
监管的机理,租赁公司能否健康发展,与监督部门的监管方式息息相关,历史已经验证了这一点。监管为了行业发展而设立,不能沦落为处处设限、到处权力寻租的工具。要严格监管,就要对监管不力和监管失误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认知上的差异,融资租赁是知识经济、服务贸易、认不清租赁的本质和内涵难以有效监管。
融资租赁的本质是信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