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法谚有云:新法一出,万卷藏书皆为废纸。司法解释虽然没有新修法律效力高,但往往其所规范确认的内容,针对的就是司法审判过程中的常见难点问题,解决司法审判过程中法律关系复杂、法律问题突出、法官审判难度较大的问题,对司法审判实践具有特别重大的影响。不仅如此,一个新的司法解释出台,不但对法官判决案件具有较大影响,对于司法解释涉及到的具体实际业务也有着相当大的指导意义。建筑工程保理业务是保理行业常见的一类保理业务,2019年颁行的第一部《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对建筑工程保理业务具有较大影响,需要保理同业特别予以关注。

引言:

保理业务以受让应收账款为前提,其所受让的应收账款类型不同,决定了后续开展保理业务操作、风险防范、业务管理方方面面的内容。从行业出发,可以基于不同行业开展保理业务,将保理业务进行划分。其中,建筑工程保理业务由于基础交易双方的发包人和承包方的资质一般较强,其对外融资需求大,融资成本承受能力相对较强,单笔融资额度也比较大。开展此类保理业务,保理公司获利较丰,业务成本相对较低,风控抓手较强,很多保理公司都开展建筑工程保理业务。但另一方面,建筑工程领域融资标的较大,合同履行较为复杂,债务人存在相当多的抗辩事由,不仅给保理公司开展业务带来较大难点,而且一旦发生风险,对保理公司的影响相对比较大。2019年1月3日,最高院正式颁行《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保理同业不可不察也。

一、开展建筑工程保理业务应当关注中标合同约定
l 司法解释原文:
第一条  招标人和中标人另行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范围、建设工期、工程质量、工程价款等实质性内容,与中标合同不一致,一方当事人请求按照中标合同确定权利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招标人和中标人在中标合同之外就明显高于市场价格购买承建房产、无偿建设住房配套设施、让利、向建设单位捐赠财物等另行签订合同,变相降低工程价款,一方当事人以该合同背离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为由请求确认无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九条  发包人将依法不属于必须招标的建设工程进行招标后,与承包人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背离中标合同的实质性内容,当事人请求以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建设工程价款依据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发包人与承包人因客观情况发生了在招标投标时难以预见的变化而另行订立建设工程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