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业务实质上是通过“融物”的方式实现企业“融资”的目的,并以此区别于借款法律关系,而“融物”的前提条件至少包括有真实存在的具体明确的物。租赁物在法律事实上是否存在,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并没有明确的审查认定标准。如租赁物不存在,合同效力如何?本金、利息和违约金如何计算?各地法院的裁判意见也不一。笔者就上述问题,结合理论、案例和行业实践展开初步分析,供读者在法律实务中参考。
一、租赁物是否存在的司法认定

  直租交易中,出租人直接向供货商购买租赁物再出租给承租人使用,故关于租赁物是否存在的争议比较少;回租交易中,租赁物的选择有时是为了搭建融资租赁交易结构,出租人更关心承租人本身的信用资质,租赁物不作为授信审批的参考要素,此时租赁物是否存在,在诉讼中往往成为争议焦点。在承租人或保证人提出租赁物不存在的抗辩时,司法如何审查,让我们看下面相关案例。

  (2015)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118号案中,原告提供租赁物清单、《所有权说明函》、《关于权属文件真实性与一致性的确认函》、租赁物接收证明、租赁物发票复印件(加盖承租人公章)证明租赁物真实存在;被告提供公安局在侦查阶段的讯问笔录,显示承租人提供的租赁物发票为套票、发票中出售物品与税务局存根联也不一致。法院认为在此情况下,原告作为主张融资租赁关系成立的一方,未能继续提供直接证据证明租赁物真实存在,故认定不具有“融物”属性,不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

  (2016)最高法民终286号案中,最高院认为《租赁物清单》仅有供货商和名称,《租赁物所有权转移证书》未载明具体名称和型号,根据租赁合同约定原告应审查和收集租赁物发票、购货合同等,但庭审中原告未提交,原告也未提交现场查验租赁物或者租赁物现状的证据,因此最高人民法院以租赁物未特定化为由认定租赁物不存在,案涉合同仅有“融资”没有“融物”不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

  (2017)皖民终169号案中,被告提供了(2016)皖铜公证字第2113号、第2114号《公证书》,安徽高院认为工银租赁公司提交的《售后回租资产清单》及发票复印件所记载的租赁物与《公证书》所证实的承租人实有机械设备严重不符,且合同约定的转让价款与《公证书》显示的租赁物实际价值差异过大,故认定“名为融资租赁实为借贷”。

  上述各案例中法院对租赁物不存在的裁判理由并不完全一致,但经过比较和分析,可以总结出如下倾向性司法观点:

  (1)出租人对租赁物存在进而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