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包括金租)在中国获得黄金十年(2007-2017年)长足发展——主要是回租业务的大发展之后,理性回归租赁本源,要大力发展中国的直租,做出与银行信贷的差异化和具有租赁自身独特的核心竞争力。因此,学界和业界都特别强调融资租赁是主要基于资产价值(亦称资产信用)而非承租人信用的融资方式。这是针对过去中国融资租赁业务中,回租占比超过80%,被指责为类信贷(事实上,回租是融资租赁业务中强调其融资性的一类业务,而直租是强调其融物性的业务而已),运用的信用评审原则也是更多借鉴银行信贷,看承租人的信用积累,甚至要求较多的抵质押担保。现在回归租赁本源,做大直租,强调依靠租赁物来缓释信用风险,将租赁标的物由满足租赁交易的结构性需要(有的租赁公司,不收费的市政道路、桥梁及地下管网占到租赁标的物的80%以上)上升到缓释大部分租赁风险的高度,大有靠物防险之势。
 
我们结合中国融资租赁近40年的发展经验,认为这个调整的方向——由回租向直租发展,租赁标的物由结构性物向设备类发展,防范风险由靠承租人信用向主要依靠租赁物价值转化,总的方向是正确的!即便转化的难度很大(直租的标的物多,付款慢,还要考察设备供应商以控制采购环节的风险,总之很麻烦),我们也要不遗余力地推进,尽快实现第一步使直租占比达到行业平均水平(12%以上),第二步达到1/4,最后直租和经营性租赁达到1/2—3/4,实现与全球租赁的发展并轨。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第一,完成中国融资租赁的直租化(包括经营性租赁,占到1/2以上)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而且我们也不追求100%的直租化(含经营性租赁)。换而言之,回租在中国融资租赁体系中仍将占有相当的地位,租赁标的物在回租业务中的重要性相对于直租而言,确实要弱一些,回租业务更多强调的是融资,就是需要评估承租人的综合信用和综合还款能力。
 
第二,直租及经营性租赁也是一种融资方式,属债权管理范畴。完全按合同回收租金是出租人(债权人)的权利,债权保护也不是仅仅靠租赁物所能完全、充分保障的,在一定程度上也要看承租人的综合还租能力。
 
第三,从实务,从承租人的还租来源排序来考察,一是租赁物创造的净现金流;二是租赁物同类设备创造的净现金流(经典的租赁模式是已有的二三台设备,再租一二台扩大生产经营规模,用四五台设备所挣的钱来还租);三是承租人全部的净现金流;四是抵质押物及担保人。即是说,租赁实务中除了看租赁物直接的还租能力,还要考察承租人其他还租能力,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