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资产作为租赁标的物在行业中一直有着相当多的研究讨论与创新实践。探究其原因,一方面生物资产租赁可以缓解现行租赁资产同质化带来的竞争加剧,另一方面生物资产租赁也可以帮助租赁公司更为有效的扶持三农、服务贫困地区。

今年9月6日,中国银保监会联合农业农村部印发《关于支持做好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有关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9】〕189号)。《通知》强调,银行业金融机构要进一步加大对生猪产业的支持。虽然《通知》未点名金融租赁,但是生物资产融资租赁又一次被租赁行业广泛探讨。

近两年来,国家大力支持生物资产、新能源等创新租赁物的融资租赁行业发展,2015年8月31日,《关于加快融资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明确指出“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稳步探索将租赁物范围扩大到生物资产、新领域。”之后《关于促进金融租赁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也指出,“探索将生物资产作为租赁物的可行性。”随着国家对生物资产融资租赁业务的政策支持,生物资产融资租赁已经发展为时下热门的业务模式。

从树木、奶牛、蛋鸡到种猪,很多融资租赁公司已经将上述生物活体作为租赁物开展业务,但是对于活体融资租赁来说,租赁物是否具有可行性?租赁物的天然孳息归属应如何确定?生物资产的租赁物将面临的法律风险有哪些?本文将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并从法律角度探寻生物资产融资租赁的风险化解之道。

生物资产融资租赁的合规性分析和操作案例

在我国并没有专门的融资租赁法,亦没有出台专门针对生物资产融资租赁的法律法规。根据《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的规定,租赁物应当为固定资产。对于固定资产的定义实务理解争议较大。从会计准则来看,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4号——固定资产》中明确,生产性生物资产不属于固定资产,应当适用《企业会计准则第5 号——生物资产》。有观点据此认为,生物资产不能够作为租赁物。

但根据《外商投资租赁业管理办法》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分析现有的管理办法以及监管部门并没有禁止生物资产作为租赁物,以生物作为融资租赁的租赁物,融资租赁合同能够兼具“融资”、“融物”的特点,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

国务院办公厅在2015年先后出台的两个指导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融资租赁业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金融租赁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从宏观政策层面鼓励发展生物资产融资租赁,而对于如何具体实施并没有进一步的说明。

在指导意见出台以后,目前已有多家融资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