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了《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简称《暂行办法》),对融资租赁企业业务范围、经营规则、监管指标、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进行全面规范,相关规定较《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2013年)、《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2014年)及2019年11月流出《融资租赁业务经营监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更为严格,意味着融资租赁行业的监管将逐步趋严收紧,融资租赁行业未来将面临一定的挑战。

本文通过对《暂行办法》重点内容的解析(附件),总结分析对融资租赁公司和融资租赁行业的主要影响,并提出相应的应对举措。

一、《暂行办法》影响分析
(一)租赁物要求收严,面临合规整改压力

《暂行办法》要求融资租赁交易的租赁物为固定资产,与金融租赁保持一致,固定资产的范畴包含不动产,对于外商租赁而言之前的限定大多是动产,因此一定程度上也新增了可做的范围,但由于不动产交易税费及法律问题导致不动产租赁物推进障碍较大,对于大部分租赁公司意义不大。

相反,对于融资租赁公司以在建工程、无形资产作租赁物的项目,不符合该《暂行办法》要求,另外公益性资产、未取得所有权或所有权存在瑕疵的财产作租赁物也不符合监管要求,租赁物可做范围实际上是在收窄,部分租赁物不合规的项目未来可能面临整改压力。

另外,《暂行办法》第14条-20条对租赁物所有权、登记、购置、价值评估、价值监测、未担保余值管理、取回管理进行了明确规定,要求基本与《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一致,这对于融资租赁公司普遍重主体、轻租赁物的管理方式提出了较大挑战,需要各租赁同业完善租赁物制度体系和系统建设,逐步实现租赁物的动态管理。

(二)主营集团内部业务的租赁公司面临关联交易、集中度限制要求

《暂行办法》要求融资租赁公司“应当建立关联交易管理制度,其关联交易应当按照商业原则,以不优于非关联方同类交易的条件进行”,同时要求单一客户关联度、全部关联度不得超过净资产的30%、50%,对单一股东及其全部关联方的融资余额不得超过该股东在融资租赁公司的出资额,且应同时满足《暂行办法》对单一客户关联度的规定,这对主要以服务集团内部的部分央企租赁公司和国企租赁公司来说影响非常大,将改变此类租赁公司的生存逻辑,服务集团的功能将会大大弱化,未来面临较大的市场化转型压力。

(三)资产分类和准备金制度将对部分租赁公司形成一定经营压力

《暂行办法》要求“融资租赁公司应当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