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了《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在业内引起了热烈反响,且喜且忧。喜的是业内期待已久的靴子终于即将落地,一大批空壳公司和一些打着融资租赁旗号做不合规业务的不良企业将被清理,加强监管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同时总体监管力度与此前网络流传版本相比稍有宽松,对大部分融资租赁公司实际影响不大。忧的是暂行办法的出台背景侧重于治理整顿此前的行业乱象,重限制轻发展,在将融资租赁公司定位于工商企业的同时套用对金融租赁公司的监管措施,同时对不同功能定位的融资租赁公司未作区别,矫枉过正之下部分监管政策有可能会伤及无辜,预期效果不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

    感谢开明的监管部门让大家有一个讨论和反馈意见的机会,业内已有多位专家对暂行办法进行了解读分析,既暂行办法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也对业内同行提出了宝贵的建议。本着相互交流的目的,我也将自己对暂行办法的几点思考作个分享,期待与大家讨论,供批评指正。

    一、关于立法目的。我认为鉴于融资租赁行业的现状,严格监管是十分必要的,但应当处理好合规与发展的关系。监管的目的应兼顾合规经营和促进行业发展两个方面。建议在原文“为引导融资租赁公司合规经营,明确市场定位”后增加“更好地服务、协同实体产业”的表述。

    二、关于立法依据。《暂行办法》的表述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制定本办法”。这样的表述过于模糊,建议还是应当对本办法的上位法做出交待,以便明晰本办法与相关法律之间的关系。建议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融资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68号)作为立法依据之一。

    三、关于业务范围。建议对是否采用“经营租赁业务”的表述进一步斟酌,从法律的角度进行规范。同时,鉴于融资租赁业务与保理业务具有高度的相关性,从有利于行业发展的角度,建议允许具备条件的融资租赁公司兼营与融资租赁业务相关的保理业务。

    四、关于租赁物范围。暂行办法明确了租赁物“权属清晰、真实存在且能够产生收益”三个要素,前两个要素很有必要,但第三个要素过于苛刻,建议修改为“且具有变现价值”。我们理解,对租赁物进行规范的目的是风险缓释,在现实中部分租赁物如家用车,虽不能产生收益但具有变现价值,可以实现风险缓释的目的,不宜排除在合规租赁物的范围之外。

    五、关于杠杆倍数。暂行办法规定风险资产总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8倍,低于金租也低于此前对商租的要求。我们理解监管部门的良

[1] [2]  下一页